主页 > 沪港通要闻 > 最新消息 > 联通混改引入互联网基因 BATJ优势合力迎...

联通混改引入互联网基因 BATJ优势合力迎革新

作为国企改革的亮点,联通混改受到市场极大关注。


9月20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联通临时股东大会上,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透露,中国联通和百度、阿里、腾讯和京东四家战略股东业务层面合作,已进行了实质性谈判,主要围绕新零售、云计算、家庭互联网和物联网四个方面展开。


互联网+混改


安信证券通信团队在近期撰写的一份关于联通混改的研究报告中,分析了当前电信行业面临的改革形势。


该报告指出:电信行业由于涉及国家主权和安全,并且通信网络覆盖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因此存在较高的政策和资金壁垒,长期以来国内外电信企业均由国有资本垄断运营。然而由于国有资本垄断会造成行业发展缓慢和企业运行效率低下等问题,因此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发达国家通过引入民营资本均推动了电信市场的充分竞争和电信企业的效率改善。当前,OTT应用(指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发展基于开放互联网的各种视频及数据服务业务)的迅猛发展和虚拟运营商的逐渐放开,导致传统电信运营商在通信产业链中的地位逐渐受到威胁,改革需求更加紧迫。


基于这种形势,联通决定用互联网基因来改造国企结构。


事实上,联通和互联网企业的合作并非首次。在2017年,中国联通的业务增量绝大多数来自于互联网合作。2016年11月底,中国联通宣布与腾讯合作推出王卡。2017年5月,联通与腾讯合作再推出大王卡、小王卡。


在此次股东大会上,王晓初称,在云计算领域,中国联通主要跟阿里和腾讯合作,“如何把我们的云和他们的云之间的关系变成合力,现在与阿里谈完了,与腾讯仍在继续谈判。”


联通与BATJ另一个层面的合作,是针对家庭互联网用户。过去中国联通推广视频电视都选择和广电合作,这次引入BATJ后,联通计划与阿里和腾讯在家庭互联网领域OTT展开合作。


“过去家庭是传统视频,以广电为主,现在OTT更加受到消费者欢迎,除了视频外,游戏、医疗等家庭宽带和电视,开始进入实质性合作。”王晓初称,物联网是BATJ四家都在布局的领域,联通希望跟四家合作把各自的优势变成合力。


中国企业联合会副研究员冯立果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联通作为基础运营商,属于几家互联网巨头的上游,此前双方有些此消彼长的关系,但实际上,未来联通与互联网企业的合作点非常多,因此这次联通的混改吸引了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参与。


“实际上,如果换一家其他的中央企业,民营企业参与的积极性未必这么高。通过战略的调整、业务的革新,来改善联通的经营业绩,从而实现互利共赢。”冯立果解释道。


不过,冯立果也指出,由于互联网企业与电信运营商之间属于上下游关系,因此相关度比较高,而对于其他中央企业来说,与互联网行业的切入点和契合点可能并没有那么多,比如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等企业的混改其实都面临一些问题,虽然“互联网+混改”是一种潮流,但是到底重化工等生产型企业与互联网企业之间有多大的合作空间是值得探讨的。


业务优化 结构精简


从格局上看,不论是用户规模、营收、利润等各项指标,联通在三大运营商的竞争中皆处于不利地位,业绩均有所下滑。对比移动、电信,联通对扭转市场竞争格局上弱势局面的渴望更加强烈。


2016年,联通创下了近年来的最差业绩。年报显示,中国联通2016年营业收入为2742亿元,同比下降1%;净利润为4.8亿元,同比下降96%。


在移动和固网两个业务领域,中国联通都面临着很大压力。


在移动通信方面,中国移动占据了绝对领先地位。4G业务一直是联通的软肋,截至2017年6月底,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4G用户数量分别为5.94亿、1.52亿和1.39亿,市场份额依次为67%、17%和16%。联通不仅被老对手中国移动远远甩在身后,同时也与中国电信逐渐拉开了距离。


固网通信方面,中国移动固网宽带用户数已于2016年10月超越中国联通位列第二,并不断缩小与中国电信的差距。截至2017年6月底,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固网宽带用户数分别为9304万、7692万和1.28亿,市场份额依次为31%、26%和43%。增量上,2017年上半年中国移动固网宽带用户净增数量达到1542万,同期中国联通仅增加169万。


在这次的股东大会上,王晓初对5G的投资决心十分坚定,他还希望股东支持联通在5G初期投资。“5G出来前,我们投资控制在合理的水平。5G上来后初期还是需要有大的投资,保持大的竞争优势,最快在2019年下半年。”


对此,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剧锦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混改之后,联通的治理结构发生变化,与过去纯粹的国有性质不同,会更加强调赢利性,这对企业的创新和创收会起到促进作用。


冯立果认为,联通整体的业务架构和发展战略可能都需要调整,对于5G时代的定位也亟须明确。“混改已经有一部分资金介入了,运用在哪些领域进行业务布局十分重要。同时,内部业务部门人员激励等内在的增长动力也必须进行改革,原有的体制已经束缚了联通内部增长的动力,人浮于事和限薪导致的不作为是比较普遍的。因此,希望此次混改能够改变国有企业面临的普遍问题,把内部的活力真正激发出来。”


混改方案落地后,中国联通确实在内部开展了全国范围内的“瘦身健体”运动,削减臃肿的机构,优化干部和基层员工人员配置。


“过去纯粹的国有企业是没有太多效率的,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的现象并不少见,因此进行部门精简势在必行。难点主要体现在,非国有股东想要通过混改解决这方面的突出问题,但推行过程中可能会损害某些人的利益,从而遭受一些抵制。”剧锦文说道。


不过王晓初认为,现在是一个难得的改革窗口,一个使业务走向好方向的机遇。“我们下定决心,减少机构,管理层配置也要合理化。由于国有企业特殊性,不能随便裁员,但这次瘦身方案针对干部、普通员工和社会用工三方面,制定了不同的政策。”


在冯立果看来,真正的混改应该按照业务的需要来进行岗位的设置。今后联通混改在人员的调整上能不能切一刀,还要看具体的实施效果,毕竟阻力还是比较大的。

文章来自:http://www.wm927.com/a/hktong/11/2017/0925/116069.html

革新 合力 基因 


上一篇:中国房地产的周期嬗变

下一篇:政策解读:中国农业赶超房地产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