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窝轮牛熊 > 魏众:中国收入分配理论研究演化综述...

魏众:中国收入分配理论研究演化综述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发展经济研究室原主任、现任中国经济史研究杂志主编魏众(右)

  凤凰网财经讯 由南开大学财富经济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凤凰财经研究院主办的中国收入分配50人论坛(南开大学)于11月4日-5日在天津举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发展经济研究室原主任、现任中国经济史研究杂志主编魏众出席并发言。

  魏众:我还没有想好讲时间题目,最近的一篇文章是按劳分配的演变,今天到这里来演讲,正好是为李实教授、赵人伟教授、陈宗胜教授获奖,我给他们做个注脚,为什么获奖。

  首先,咱们在讨论到按劳分配,在文革期间张春桥、姚文元各自发表了一篇文章,《论对资本主义的全面专政》,发表在红旗杂志,姚文元《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他两篇文章很有意思,他们不敢说按劳分配,他们就是以资产阶级法权为名反对按劳分配,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成立大锅饭,达到顶端是他俩的文章。

  经济学界的拨乱反正实际上就是对按劳分配分配考虑开始,重要的就是当时有三次按劳分配研讨会,分别是在1977年4月13号到14号,6月22号到23号,和10月25号到11月1号。我们仔细考虑一下它的时间点,尤其是第二个时间点,基本上和邓的复出同时。邓实际复出可能是在4月份。三次研讨会讨论的主题有三个,一个叫做按劳分配与物质刺激的界限,第二个讨论的是按劳分配是不是产生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第三个问题讨论的是按劳分配与资产阶级法权。在驳姚文元按劳分配的言论,讨论了按劳分配的原则,这篇文章因为写得非常好,后来获得了1984年的奖。后来邓看了以后,觉得这个文章写得不错,但是说得不够透彻,于是找到了于光远说你们组织人,国务院政治研究室写一篇文章。他组织人写这篇文章就是后来1978年5月8号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社会原则》这篇文章实际上就是在官方给按劳分配定了调,第一,按劳分配不会产生资产阶级,不会出现分化;第二,为工资制和奖金正名,第三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关系。毕竟是在那个时代,后来了时代的局限性,那篇文章还是提出了振聋发聩的口号。

  毕竟一旦说到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社会主义原则,我们的改革就得往前推进,我们的按劳分配原则就在一个计划经济条件之下,还是有一定的贯彻的可能性。但是,收入分配其实是两块,一块是怎么分,一块是效率公平。最先突破的反而是效率公平问题,1986年在经济研究上发表的文章《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篇文章反而没有引起太多的争论,很快它就被1987年的十三大报告引用。

  下面就是蔡继明教授、南开大学的古教授,两位老师在1988年,全国高校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十周年暨社会主义与经济实践研讨会。后来,在1988年10月24号,这篇文章经过了修改以后,全文以按贡献分配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原则这样一个题目发表在经济学家1989年第二期。围绕他们这篇文章,这个可不一样了,围绕这篇文章,引起了一个巨大的争论,因为他们的这篇文章相当程度上挑战了按劳分配原则,有很多政治经济学学者站出来反对,其中最重量级的就是苏教授,他发表了《劳动价值论一元论》,认为劳动价值是一元的,不是多元的。这个实际上构成了按劳分配在改革开放以后最大的一次争论。

  收入分配实证研究,1991年陈宗胜教授把他的博士生论文发表了,1994年社科院经济所课题组发表了他们研究成果《中国居民收入分配研究》。实证研究和前面的理论研究不同的是,实证研究主要是揭示了中国居民收入分配状况及其变化,抓住了主要问题,并对这些差距的影响给出了解释。这些差距对于了解分配状况和成因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为当时中央收入分配政策和方针调整提供了在当时极其匮乏的经验证据。这些经验研究对收入分配政策调整逐渐产生影响,我觉得首先体现在十六大报告中。

  后续的实证研究的分化,一个就是李实教授以前收入分配课题组,它的主要贡献一个是国际化,用现在的话来说叫话语体系建设,属于话语体系建设的一部分。第二个就是拓展研究领域,包括财产分配等等。第三个是和政府决策机构进行了更加密切的交流合作。陈宗胜团队在后来又继续做了一件特别有价值的是,对非法非正常收入的研究。还有值得一提的就是王小鲁教授的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这两个团队到现在为止特别成功的一点就是曾国藩说的一句话,办大事者多选替手的意义,两个团队都有成长,也都有后续的接班人,展示了收入分配研究的美好未来。

文章来自:http://www.wm927.com/astock/bearcat/20171108/137724.html

魏众:中国收入分配理论研究演化综述 


上一篇:日本神户制钢前员工:数据篡改得到高层默许

下一篇:刚刚恢复部分本土车生产的日产 又发现新的不当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