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股 > 市场要闻 > 新都退市最后的狂欢:招行代销产品能否...

新都退市最后的狂欢:招行代销产品能否成功“排雷”?

新都退市最后的狂欢:招行代销产品能否成功“排雷”?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6月26日,新都退(000033.SZ)继续保持了上涨姿势,拉升幅度高达4.62%,这是经过16个跌停砸开后的第三个大涨日子,也是新都退进入退市倒计时的第九天,退市前剧情变化莫测,此前深陷其中的投资者能否逃出生天?

招商银行(600036.SH)为第三方代销的一款产品——招商财富- 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管计划,正是深陷这只退市股的大资金之一。从该资管产品合同来看,管理人为招商财富,投资决策为长城汇理。

“这款产品不属于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招行只是代理销售而已,收取的是代销费和托管费。”一位接近招商财富的人士称,该产品招行代销资金属于优先级,采取风险缓释处理,并不存在加杠杆的说法。

底部希望微现?

新都退的投资者们在绝望中又迎来了一线希望。

6月20日,新都退在经历连续17个跌停板之后,被巨量资金砸开,跌幅虽然高达 8.21%,但全天成交高达1.96亿元,换手率高达37.17%,是近四年的成交新高,流动性一下子解决了。

此后6月21日、22日、26日涨幅分别高达7.32%,6.06%,4.62%,那么,招行代销、招商财富发行管理的上述资管计划能否摆脱亏损命运?

本报记者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上查到,“招商财富- 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管计划”备案日期为2015年11月23日,合同期限为24个月,起始规模为4亿元,成立时投资者数量为191,基金管理人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上述基金规模4亿元,合同上显示劣后资金为8000万元,那么招行代销的优先级资金部分则为3.2亿元。

“其中招行代销产品是作为优先级,不是次级,不存在加杠杆行为,反而是对正常平层投资又做了一次风险缓释。”一位接近招行人士强调,此产品仅为招行代销第三方的产品,与银行自己发行的理财产品截然不同。

上述资管产品合同显示,托管人为招行上海分行,管理费为0.15%/年,托管费为0.15%,同时招行收取1.2%的代销服务费。

那么,该资管计划的决策与投向谁来负责?上述合同显示,该资管计划作为LP投向深圳长城汇理六号专项投资企业(有限合伙),长城汇理作为普通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独立做出投资决策,无投资顾问。

投资方向实际上是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标的,合同上对投资方向如此表述:协议转让、二级市场举牌或大宗交易的方式收购A股上市公司股份,成为上市公司主要股东,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对上市公司实施债务重组、不良资产剥离、重大资产重组或产业整合并购,并获取相关投资交易差价。

2017年3月31日,新都退显示的十大股东当中,深圳长城汇理六号专项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为第二大股东,持有2856.96万份股份,占总股本比例6.65%。显然,招商财富-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管计划包含其中。

此前,招商财富-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管计划产品存续期间,在招行网上银行系统显示净值为1。不过,该资管产品显示,6月19日基金整体净值已跌至0.39。以此来看,招行代销的该基金优先级A类基金净值应该较之要高得多。

劣后资金又是谁呢?长城汇理并购基金华清4号和华清5号认购了B类份额,也就是8000万的劣后资金。所谓优先级资金,则是在收益上享受约定的、较为稳定的收益,而劣后资金享受其余全部收益;一旦产生投资损失,则先是全部劣后资金去承担,然后再轮到优先资金的损失。可见,要在劣后资金8000万全部亏损完之后,才会轮到招行代销的上述产品的损失。

退市第一股风险

新都退的身上,演绎了资本市场对绩差股并购重组的狂欢、退市确定后的股价大崩溃,以及退市前倒计时的最后狂欢。

那么,招商银行为何会代销“招商财富-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管计划产品”,并投向了新都退呢?

“1号表现挺好的,收益很高,流动性没有问题,才会带上2号。”上述接近招商银行的人士称,此前招行代销的长城汇理1号并购基金产品表现非常好。

针对二级市场的并购重组资管产品,虽然风险相对较高,但往往收益也很高,这类资管产品往往针对能够承受高风险的高净值人群。该资管计划对委托人设置的门槛为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单位或个人,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或个人近3年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而招行通过私人银行对风险承受较高的大客户销售,没有面对普通投资者。

绩差ST股曾经是资本市场的超级甜品,由于壳资源稀缺,最后往往通过并购重组复活并出现复牌股价大涨,停牌前抢入的资金将能分享饕餮大餐。但是A股经过合规与改革,如今新股发行上市加速,绩差、违观问题股将退市,而且退市将会常态化。

2017年第一只退市股定局为新都退,抢入的机构也面临退市带来的股价大跌与流动性风险问题。

本报记者从新都退了解到,7月6日将是该股退市的最后一天交易,“到时候将会从主板上退出来,转到老三板上交易,至于未来能不能再转回到主板上,要看条件是否符合。”

如今只剩下最后八个交易日,新都退却在距离退市的日子越来越近之时,表现出交易活跃状态。截至6月27日上午,最近六个交易的交易金额接近4.2亿元,几乎相当于该股所有股份重新倒腾了一遍的资金量。

“可以看出,退市前身陷其中的资金在夺路而逃,但同样的外部有巨量资金底部勇敢冲进去。那么,究竟是逃出生天,还是抢到肥肉,根本还要看新都退未来的业绩和价值。”深圳一家投资公司总经理称。

问题是,招行代销的招商财富- 长城汇理2号专项资管计划有否在这段巨量交易中冲出来?在股价上涨之后亏损又减少至多少呢?

据了解,近日招行与招商财富、长城汇理三方成立了协调工作小组,按规定对客户进行沟通解释工作及发布信息披露,同时招行敦促其他两方严格遵守合同协议规定,最大限度保护投资人利益。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新都退市最后的狂欢:招行代销产品能否成功“排雷”?

文章来自:http://www.wm927.com/astock/market/2017/0628/88844.html

新都退市最后的狂欢:招行代销产品能否成功“排雷”? 金融 


上一篇:【小i收评】沪指三连阳创反弹新高 维生素概念活跃

下一篇:港股惊魂:老千股集体崩盘 或受累质押股份抛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