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港股 > 上市公司 > 盘点历史上港股的极低估值...

盘点历史上港股的极低估值

  自从2016年2月触及一个特别低估的点位以后,港股市场展开了一轮持续反弹,至今已逾一年半,以至于许多投资者一谈到港股,就觉得充满了机会。

  在历史上,恰恰是港股市场,常常出现极低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完全不能反映其优秀企业价值的低估值。当这种极低估值出现时,往往会让按正常价格买入的投资者蒙受巨大的短期亏损,却也给手握现金的人提供极好的买入机会。

  为了能够简便回测,我一律使用Wind资讯和彭博资讯提供的市净率(PB)数据进行估值比较。

  以整体指数来说,恒生国企指数在2016年2月、2002年到2003年上半年曾经创下了两次极低的估值,其中2016年2月的整体指数PB估值达到0.7倍左右(彭博数据),而按当时企业的净资产年均15%左右的增速计算,如果价格不变,一年以后的预期PB就会达到0.6倍。

  具体到公司,这种情况就更多。当然,港股往往会给糟糕的、或者遭遇毁灭性负面事件的企业以极低的估值,低至0.1、0.2倍PB也常常能见到。但对于一些大型、稳定、行业地位牢固、长期发展前景不错的公司,港股也往往会给出非常低廉的估值。

  而这些极低的估值,有的是伴随着公司有一定的负面事件、但绝不是致命的负面事件发生的(比如产品有些滞销、行业有些冷淡),而有时候甚至不需要负面事件,只要当时港股市场没有情绪、不在状态(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这种估值就都有可能发生。

  先来看一些业务稳定的内资大企业的例子。

  沃伦.巴菲特在2002到2003年买入中国石油(00857.HK)时,中石油的PB估值(下同)大约是0.5倍,相当于后来A股上市后被炒到当时最高48元的估值的约1/20。2011年10月4日,中国中铁(00390.HK)的估值是0.38倍;2016年5月16日,交通银行(03328.HK)的估值下降到0.54倍;2008年10月27日,复星国际(00656.HK)的估值为0.33倍,2012年9月6日又降至0.55倍;而在2013年6月24日,中信股份(00267.HK)的估值降至0.37倍;晨鸣纸业(000488,股吧)(01812.HK)的估值则在2012年年中到2014年年中的两年时间里,一直在0.35倍上下徘徊。

  稳定的内资大企业如此,周期性波动的内资公司更是常常如此。2008年11月25日,中国南方航空股份(01055.HK)的估值是0.36倍;2008年10月27日,江西铜业股份(00358.HK)的估值0.37倍,而2016年2月3日其估值又达到0.45倍;2012年8月1日,金风科技(002202,股吧)(02208.HK)的估值降为0.42倍;中国神华(01088.HK)在2016年1月20日的估值是0.56倍;长城汽车(02333.HK)在2008年10月27日,更是录得了0.19倍的超低估值,而其在2017年9月18日的估值则是1.7倍,可谓天渊之别。

  不仅内资股如此,一些非内资公司,也往往在港股市场遭遇极低的估值。比如,渣打集团(02888.HK)在2016年2月25日的估值是0.37倍,银河娱乐(00027.HK)在2008年10月28日的估值是0.19倍(2017年9月19日则是4.45倍)。

  在以上这些低估值出现时,由于标的企业稳健的基本面(有些甚至是优秀的基本面),这些时点无一不是异常理想的买点。少则一两倍,多则三五倍、七八倍、乃至一二十倍者亦有之。不过,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在这些价格上敢于买入的投资者却是极少的。

  港股市场为什么会偶尔出现这样极低的估值?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港股是一个非本土市场。也就是说,其投资者多半不来自于本地,因而既在信息方面有劣势、无法理解企业基本面,又容易因为代理人机制问题抛售相对投资者来说是“外围市场”的股票

  不过,现在投资者需要面对的一个变化,则是主要通过港股通进入港股市场的内地资本,开始夺取越来越强的话语权。虽然这种改变不一定会立即消除上述极端现象,但是由于内资既不存在信息劣势,也不存在代理人机制问题,所以这种现象出现的频率有所减少,是毋庸置疑的。

文章来自:http://www.wm927.com/hkstock/company/2017/1001/120432.html

港股;估值;金风科技;国企指数;2008年 


上一篇:[港股]潍柴动力发行7.75亿美元高级保证永续资本证券

下一篇:智通港股早知道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