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实时新闻>

油价上涨失控 OPEC减产协议名存实亡

北京时间7月11日(周三)美国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开盘于74.20美元/桶,最高74.26美元/桶,最低73.17美元/桶,截至发稿,报73.56美元/桶,涨跌幅-0.74%。

image.png

一、OPEC三季度增产能力或有限

2017年11月,OPEC和非OPEC产油国组成的“减产联盟”决定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18年年底,同时将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纳入协议。2018年以来,利比亚与尼日利亚在基础设施与政局混乱的压制下增产十分乏力,委内瑞拉产量加速下滑,OPEC减产执行率大幅攀升,5月达到纪录新高的152%,有力的促进了原油市场再平衡,为国际油价上涨提供了基本面的支撑。

近期由于美国宣布恢复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石油行业的制裁,为弥补未来供应下降所造成的缺口,6月22日OPEC决定松绑减产协议。OPEC公告称成员国将致力于恢复100%的减产执行率,不会提供实际的产量增加数字。6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已经要求沙特每日增产或多至200万桶,以弥补部分产油国产量减少造成的供应缺口,而且沙特国王已经同意。不过虽然IEA等国际机构认为沙特拥有充足的剩余产能,但高盛分析称沙特短期剩余产能仅有50万桶/日,三季度沙特、俄罗斯等国增产,但考虑到委内瑞拉、伊朗原油产量下降,实际OPEC和非OPEC产油国增产52万桶/日,低于100万桶/日的名义增产数量。需要注意的是,一旦沙特等国出手抢占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市场份额,很可能会导致产油国内部发生破窗效应。从历史经验看,自 1982 年OPEC首次实施配额制度以来,每次初期执行力度较好,但随着油价不断走高,各成员国趋向于超额生产。此外,根据IEA 5月报告数据,OECD商业原油库存跌至28.19亿桶,已较五年均值水平低100万桶,全球供应过剩已经基本消除,产油国制定的原油市场再平衡的目标已经实现,减产联盟将面临较大考验。船期数据显示沙特在6月22日OPEC会议前的出口原油已近750万桶/日,为2013年以来最高。

image.png

二、美国原油产量大幅增长供应外溢效应有望减弱

页岩油钻井技术的不断革新和套期保值的广泛应用使得美国页岩油生产灵活性较强,随着原油市场形势和公司策略的变化能很快进行相应调节。截至截止6月22日当周,美国原油日均产量1090万桶,同比提高140.5万桶/日,2018 年至今已增产110 万桶/日。同时,EIA最新月报上调2018年美国原油产量预期至1072万桶/日,同比提高137万桶/日,而年初预计仅为提高97万桶/日。二季度以来,布伦特原油和美原油之间的升水持续走高,使得美国原油对国际买家更具吸引力,美国原油出口量一度达到创纪录的300万桶/日。美国页岩油产量和出口量的快速提升不断引发市场对产油国减产能否继续改善市场供求关系的怀疑。

不过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正面临着物流瓶颈的挑战,一方面缺乏足够的输油管道将原油运输至航运港口进行出口,另一方面航运港口本身也存在着出口瓶颈。自两年前美国政府解除了实施40年的石油出口禁令后,大量美国页岩油倾巢而出,削弱了OPEC的影响力,也抢走了许多OPEC成员国的市场份额。美国墨西哥湾沿岸航运港口无法完全装载超大型油轮(VLCC),为了从这些港口出口原油,通常需要使用较小的船只将原油从港口运出,然后装到VLCC上,这大幅增加了出口时间和成本,而兴建新的出口港区需要花费18至24个月时间。最重要的是,三季度是美国原油需求的旺季,叠加加拿大Syncrude的日产36万桶油砂设施将继续停运,库欣原油库存已降至历史低位附近。从跨区价差来看,PADD2至美湾,美湾至北海的套利窗口已经关闭,这将带动美国净进口量的增加,改善目前北海市场略显疲软的现货基本面。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页岩油盈亏平衡价格也在明显抬升。自2014 年以来,全球油服行业裁员规模超 40%,页岩油井水力压裂人员成本增加近 60%。此外,与常规油气资源开采不同,页岩油井90%的产能会在油井开采的前两年释放,因而要保持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需要不断新增资本支出开钻新井,诸多页岩油生产商一直依赖贷款和发行债券来进行融资。然而,随着美国进入加息周期,生产商面临着与日俱增的信贷紧缩压力,一些中小型企业不得不转向高收益债券市场,资金成本明显提高。页岩油近年来一直作为国际油市的边际产能,其生产成本的抬升已成为支撑国际油价的一大因素。

三、全球经济复苏温和中国需求依旧强劲

自去年以来,全球经济开启了同步复苏模式,不过今年的经济增长势头有所放缓,制造业PMI和综合领先指标都反映了这种态势。4月份全球制造业PMI为54.4%,较3月下降0.8%,连续两个月环比回落。4月份OECD综合领先指标回落至100.04点,连续四个月环比回落。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仍看好2018年全球经济的增长前景,良好的财政状况、温和的通货膨胀都显示了积极的方面。在4月公布的预测报告中,IMF将美国2018年GDP预测值上调0.2%至2.9%,这是IMF继1月后再次上调美国经济预期,预计2018年全球经济有望增长3.9%,为2011年以来最快增幅。

OPEC最新月报预计2018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165万桶/日,此前预期增速为163万桶/日,以中国为主的新兴市场国家将继续引领全球需求提升。一季度中国经济延续了稳中向好的态势,转型升级深入推进、质量效益持续提升,经济发展开局良好。一是中国一季度GDP增速6.8%,与去年四季度持平;二是投资稳步增长,持续发挥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作用;三是消费品市场持续活跃,对经济增长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增强。今年以来,中国原油需求增长高于预期。新华社数据显示,中国3月末商业原油库存环比下降2.4%,成品油库存环比下降0.6%。在扩大炼油产能的同时,中国放宽了对原油进口和炼油产品出口的限制。2017年共19家地方炼厂获得非国营原油贸易进口配额5884万吨,而2018年32家地方炼厂共获得的进口配额已超9000万吨。2017年中国一般贸易成品油出口配额累计下发1655万吨,而2018年前两批出口配额累计已达3557万吨。上述因素直接导致了中国原油加工量和进口量的大幅提升。中国1-4月原油加工量1.99亿吨,同比增长9.1%。中国4月原油进口量为3946万吨,同比增长14.7%,创同期历史新高,在历史月度排名中位列第二。1-4月原油进口1.51亿吨,同比增长8.9%。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定性、协调性、包容性、可持续性在明显增强,将为全年原油需求提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原油需求的持续增加对国际油价会是强有力的支撑。

四、地缘政治动荡常态化全球供应中断风险高

一直以来,地缘政治因素对国际油价的走势有着重要的影响。但是从总体上看,地缘政治因素往往加大了油价的短期波动幅度,基本面仍是油价走势的主导。今年以来,全球地缘政治因素复杂、事件多发,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仅对短期油价走势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更是提升了中长期全球原油供应的中断风险。

5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美国财长称将在180天缓冲期结束后重新对伊朗央行、指定的伊朗金融机构及能源领域实施制裁,并且将适用于任何美国之外和伊朗有商业来往的企业。6月底,美国表示正推动所有国家11月4日前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尽管美国不能直接阻止外国企业在伊朗的投资,但是只要企业需要美元结算,或者需要美国技术,股票在美国上市,需要向美国出口产品,美国就有机会实施制裁,以此来阻止企业在伊朗进行投资和贸易。美国对伊朗新制裁的单边主义色彩强烈,美国严格实施新伊朗制裁法的顾虑和所面临的国际政治压力较大,但中长期来看,新制裁将导致众多石油公司在伊朗开始逐步退出和撤离,对伊朗原油供应产生不利影响。如果伊朗后续谋求恢复核武器发展,将使得中东地缘政治风险进一步提升。

5月20日,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在大选中成功连任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加大对委内瑞拉的各类经济和金融制裁。委内瑞拉目前已深陷政治动荡、经济萧条和社会失序三重危机,而在资金不足的状况下,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也无法维持必须的投资力度,导致该国原油产量进一步下降,形成恶性循环。委内瑞拉4月原油产量下降至1949年以来最低水平的143.6万桶/日,而2017年同期则为191.4万桶/日。按照委内瑞拉原油产量当前的下滑速度,2018年底其产量可能会减少数十万桶/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对委内瑞拉加大制裁,那么原油产量将会加速下滑。此外,美国康菲石油已经采取措施,将接管PDVSA在加勒比地区的资产,这些资产已被国际仲裁庭判决给康菲石油。康菲石油的目标是获得该地区的石油设施,2017年这些设施占PDVSA出口量的约四分之一。康菲石油的法律行动将令委内瑞拉已然大幅萎缩的石油收入和动荡不安的经济雪上加霜。

五、风险高原油市场去库存延续国际油价料强势依旧

综合判断,虽然下半年产油国决定增产,美国页岩油产量继续提升,但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乐观,中国原油需求依旧强劲,加之地缘政治动荡常态化已实质性影响原油供应,预计全球原油市场去库存的趋势将会延续。基准情景下,预计2018下半年布伦特原油价格运行区间为70美元/桶至85美元/桶,SC原油价格运行区间为460元/桶至540元/桶。如果世界经济超预期复苏、伊朗和委内瑞拉内外动荡加剧引发供应中断频发,则油价水平可能进一步提升;如果产油国增产超100万桶/日、美国原油出口量继续大幅提升,则油价水平将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文章来自:http://www.wm927.com/news/article-34357.html

相关推荐

    没有关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