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新三板>三板要闻>

今年以来350家新三板企业摘牌 挂牌企业数量动态平衡

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逐渐迎来动态平衡。2018年以来,350家企业从新三板摘牌,摘牌数量比去年同期明显增多。业内人士认为,新三板企业摘牌存在市场环境方面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新三板规模化发展后退出机制逐渐完善的体现。随着制度建设的推进,新三板逐渐从“量”向“质”的方向发展。退出机制的完善有利于挂牌企业优胜劣汰。

动态平衡

4月16日,长江医药、华特气体、华丽达等14家挂牌企业摘牌;当日新三板挂牌企业总数为11518家。其中,创新层企业1289家,基础层企业10229家。

一天十余家企业同时摘牌,这在新三板并非新鲜事。2018年以来,新三板企业摘牌数量明显增多。全国股转系统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6日,2018年以来已有350家企业摘牌。而2017年全年摘牌企业数量为708家。

从目前情况看,新三板挂牌企业总数逐渐达到动态平衡状态。从2017年3月31日首次突破11000家,到2017年12月份达到11651家的高点,近一年以来挂牌企业总数变动幅度基本维持在651家以内。而在2016年,新三板挂牌企业总数增长5484家。

对于选择从新三板主动摘牌的企业而言,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有两类。第一类是规模较大,盈利能力强且有计划IPO的企业;第二类则是规模较小,在新三板也没有融到资金,且二级市场流动性较差的企业。部分企业则因为多种原因被强制摘牌。

“这两种类型是从两个极端进行描述。”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告诉中国证券报社记者,第一类摘牌企业持续经营能力好,规模较大,成长性盈利能力均比较强,且不少企业在新三板融资具备一定规模,为未来的成长储备了力量。这些企业中的不少选择IPO以进一步发展。另一类则相反,留在新三板获得的支持有限,但成本支出不能少,于是选择主动摘牌。

广证恒生分析师陆彬彬与付立春观点类似。陆彬彬指出,融资与流动性便利享受不足,成为净利润规模小于1500万元的摘牌企业离开新三板的重要影响。统计数据显示,在主动摘牌的企业中,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超过5000万元的企业有92%实施过定增,净利润超过1500万元低于5000万元的企业68%实施过定增。这些企业实施过定增的占比均高于净利润规模小于1500万元的企业。这显示出净利润规模较小的企业融资难度大。

陆彬彬表示,从二级市场流动性的情况看,净利润规模大于1500万元的企业,二级市场存在成交记录的企业占比为59.21%;而净利润规模小于1500万元的企业,二级市场存在成交记录的企业占比仅为45.45%。部分规模较小的挂牌企业可能认为自己“收益”不足而选择主动摘牌。

而对于净利润规模足够大的优质企业而言,陆彬彬认为,IPO是驱动企业摘牌的重要因素。部分企业则是由于被并购。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规模超过5000万元的企业中,61.54%发布了上市辅导公告,规模在1500万元至5000万元之间的企业中,该数字为28.67%。

“摘牌和挂牌相辅相成,当挂牌企业达到足够体量时,摘牌潮自然出现。”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新三板摘牌企业增多,除了新三板体量发展过程中的正常规律外,也与新三板当前流动性不足存在一定关系。融资功能和交易功能的不足,促使部分企业选择离开。

提质增效

从2015年初的不到2000家,到如今的11000余家,企业数量规模的快速扩容,对新三板市场的服务水平和制度建设均提出了考验。在业内人士看来,新三板市场已经从过去追求“量”的增长,转变为如今追求“质”的提升,退市机制的完善有利于新三板健康持续发展。

对于新三板企业摘牌数量的增多是否意味着新三板吸引力下降的问题,联讯证券研究院新三板负责人彭海认为,企业主动摘牌与市场环境存在一定关联,但这是发展过程中的正常现象。有的企业认为市场定位不相符而选择退出,部分优质企业选择不同的资本发展,而新三板处于动平衡,并不能说明其吸引力下降。

“对于已经走过追求量阶段的新三板而言,改革方向是以完善分层制度为主,对相对较好的企业适当配置一定的差异化政策。”彭海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当前新三板市场处于稳步发展阶段,企业退出常态化是正常机制,有利于市场的建设。

“摘牌常态化也显示出市场在发挥主导作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企业摘牌将常态化。”付立春认为,摘牌企业增多不能片面理解为新三板市场吸引力下降。其实从另一个侧面表明新三板市场化程度较高,这也是新三板的一个重要特点。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角度看,不少企业在这里获得了资金等方面的支持,促进挂牌企业更加规范,向更高更广阔的市场发展。

新三板企业摘牌常态化,除了受市场环境以及企业自身发展的需求影响外,与新三板的退市机制建设不无关系。2016年10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终止挂牌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发布,首次明确了新三板公司的摘牌制度,对未能披露定期报告、信息披露不可信、持续经营能力存疑等11种情况做了详尽解释,对主动摘牌企业进行了程序上的指引。并在企业摘牌时,保障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安信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诸海滨认为,终止挂牌实施细则的发布有助于控制供给,塑造更为健康的新三板市场,从“退”的角度为挂牌企业建立自净通道,优势劣汰。新三板的监管方式则需要从规模化的“放养模式”,逐渐过渡到系统化的“优选模式”,入口向科技创新类企业倾斜,提升挂牌公司的活力和质量。同时,在退出方面对重大违规和欺诈行为的零容忍,赋予主办券商事前监管权利,“一进一退”将不断净化新三板市场。

改变心态

摘牌趋于常态化,新三板企业该如何选择和规划自己的资本市场发展路径?广证恒生认为,对于净利润规模较小的企业而言,受市场环境以及自身规模较小限制,目前可能享受新三板的融资及流动性便利不足,短期主动离开新三板,降低挂牌成本,发展好主业不失为一个可行的选择。对于利润规模但尚未达到IPO标准的企业而言,如果可以享受新三板的融资便利并具有一定的二级市场流动性,留在新三板,通过其融资便利性加速企业发展将是更好的选择。

除了选择合适的发展路径,业内人士认为,新三板企业及投资者心态需要改变。对企业而言,应根据自己的发展情况综合考量适合的资本运作路径,不能盲目跟风;而对于投资而言,则要准确判断投资环境,不能一味期待政策红利,要加强自身专业投资能力培养。

“即使经营不好、不规范,也能融到资,再差的话还有一个壳的价值,这种想法在新三板不现实。”付立春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对于企业而言,新三板逐渐发展成为市场化程度、差异化程度高的资本市场,应该避免资本运作的惯性思维,更不能有侥幸心理。新三板企业需要立足主业,重点发力持续经营能力以及规范性等问题,实现真正的价值提升。

对于投资机构而言,付立春指出,应该清醒认识到,流动性溢价、跨市场套利、投机割韭菜,这些狭隘的投资模式难以为继。如果一味期待政策红利,可能被相关的不确定性所伤。投资者的专业能力必须跟上,融投管退的增值链条需要完善,立足企业基本面、规范性。

“要投资有价值的企业,而不是仅关注是否IPO。”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认为,对挂牌企业而言,应审慎选择是否摘牌。挂牌新三板,对企业规范治理及信息公开都有益处。对投资机构而言,短时间获得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要稳住心态做价值投资者。


文章来自:http://www.wm927.com/thirdmarket/tmnews/article-18313.html

相关推荐

    没有关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