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财经日历>

非OPEC参与新一轮减产的意愿普遍不高,考验沙特外交的时刻即将到来

石油策略师朱利安·李(JulianLee)最近写道,在12月初的维也纳的会议上,OPEC将努力让非OPEC盟友加入其减产计划,希望把减产计划延长至2019年。

对俄罗斯来说,该决定更多取决于总统普京(VladimirPutin)对加强与沙特更广泛政治关系价值的评估,而非油价的影响。墨西哥可能不愿参与新的减产,该国石油产量预计将在2019年出现增长。

沙特石油部长法利赫(KhalidAl-Falih)告诉记者,新的减产基准应该是最近的产量水平,但他没有给出具体建议。尽管这对俄罗斯来说可能不是问题,但对其他国家来说,这将是一个更大的挑战。去年10月,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升至后苏联时代的高点。

以下是国际能源署提供的减产数据,以及朱利安·李对各国减产立场的总结,以及2019年减产意愿的评估:

1.俄罗斯:并不积极承诺2019年实行减产

2017年的减产起点:1122.9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30万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1092.9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1141.1万桶/日

俄罗斯在2017年主导了非OPEC的减产行动,OPEC希望俄罗斯在2019年带头进一步减产。但是,6月份维也纳会议决定放松减产措施后,俄罗斯放松了对该国石油公司的限制,该国10月份的石油产量跃升至1140万桶/日,创下苏联解体后的新高。

俄罗斯总统普京11月早些时候表示,与OPEC合作稳定石油市场已显示出“积极成果”,但他指出,油价在70美元左右完全适合俄罗斯。他不会承诺减产以支撑油价。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Novak)表示,在同意限制供应之前,生产商需要“更好地了解目前的状况和冬季前景”。

分析师指出,如果以2018年10月的产量为基准,每天减产30万桶的话,那么到2019年上半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将达到1110万桶/日,比原先协议的目标高出近20万桶日。

image.png

2.墨西哥:2019年预计不会减产

2017年的减产起点:210.3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10万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200.3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181万桶/日

墨西哥预计2019年不会采取减产措施。因为最初减产协议持续时间长于预期,随着老化油田的产量持续下降,墨西哥的减产幅度大于预期。墨西哥国有石油公司预计,2019年该国石油产量将升至185万桶/日,新政府2019年的产量不会自然下降。

国际能源署预测,包括原油和凝析油在内的墨西哥石油产量将从2018年的210万桶/日降至2019年的199万桶/日,这可能会给石油产量的自然下降留下空间,使其减产出现下滑。

根据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的预测,确保墨西哥进一步减产的承诺看起来很困难,而且即使作出了承诺,该国实现实际减产的能力也值得怀疑。

同样,假设这种猜测是正确的,那么相对于2018年10月的基准,墨西哥2019年上半年的石油产量可能会保持不变。

image.png

3.阿曼:2019年可能维持减产

2017年的减产起点:101.2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4.5万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96.7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97.4万桶/日

阿曼石油部长拉姆希(MohammedAl-Rumhy)本月早些时候暗示,2019年可能愿意维持减产。2016年12月,该国石油产量减少了4.9万桶/日,减产履行率一直在80%或以上。

阿曼似乎会同意在当前水平上延长减产。但是,国际能源署提供的产量数据显示,阿曼可能不太愿意接受2019年更低的产量标准,因为其没有追随沙特和俄罗斯等国的步伐提高产量。

如果延长阿曼的减产时间,将使该国石油产量从2018年10月的基准水平下降7000桶/日。

4.阿塞拜疆:2019年减产有困难

2017年的减产起点:81.4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3.5万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77.9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78.3万桶/日

预计阿塞拜疆2019年的官方产量将比2018年增加1.7%,即增加约1.3万桶/日。

如果该国2019年的石油产量预计上升,想让阿塞拜疆进一步减产可能会很困难。阿塞拜疆可能延长减产时间,但2019年可能拒绝进一步减产。2019年上半年,阿塞拜疆的产量不会低于2018年10月的水平。

image.png

5.哈萨克斯坦:2019年很可能不会减产,可能还会增产

2017年的减产起点:176.8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2万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174.8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182.6万桶/日

2017年1月,减产计划的实施正值哈萨克斯坦卡沙干(Kashagan)大型项目增产之际,该国几乎不可能实现其承诺的产量目标。

哈萨克斯坦能源部副部长米尔扎加列夫(MagzumMirzagaliev)本月早些时候表示,OPEC应在12月部长会议上就减产决定做出决定。他补充称,哈萨克斯坦更愿意将2018年11月的产出水平作为可能削减产量的基准。根据11月前20天的日产量数据,目前该国的月平均日产量略低于200万桶,而10月份主要油田的维护工作完成后,日产量为183万桶。

以2018年11月创纪录的产量为基准,哈萨克斯坦将更容易同意将减产协议延长至2019年。该国在2017年和2018年没有遵守减产协议,这表明其很可能准备好签署一项协议,然后却无视其承诺。

朱利安·李预测称,哈萨克斯坦2019年上半年的石油产量将比2018年10月的水平高出16万桶/日左右,前提是冬季不会出现意外中断。

6.马来西亚:产量已经下滑,2019年承诺进一步减产有难度

2017年的减产起点:64.4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2万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62.4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62.2万桶/日

马来西亚的石油产量在7月份达到67.5万桶/日的6个月高点后,最近几个月大幅下降。自2017年1月实施减产以来,马来西亚的平均产量一直高于基准产量水平,更不用说目标产量水平了。按百分比计算,该国的减产履行率一直排在第三位,仅次于哈萨克斯坦和南苏丹。

自7月份以来马来西亚的石油产量出现下滑,使其低于10月份的承诺水平。如果将上月的产量水平作为新的基准,这可能使马来西亚面临更低的减产起点。

即使马来西亚签署了2019年的新产量协议,其减产履行率是否能比目前更好,这点也是真正的问题。马来西亚最近的石油产量已经出现下滑,这使其很难在2019年上半年将产量从2018年10月的基准水平继续削减。

image.png

7.巴林:可能同意2019年进一步减产

2017年的减产起点:21.3万桶

2017年减产力度:1万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20.3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20.4万桶/日

2016年下半年,巴林的石油产量大幅增长,这意味着其减产基准明显高于该国正常生产水平。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显示,自6月份协议延长以来,该国石油产量从未上升,这意味着任何进一步减产都将降低其基准线。

巴林对其较大邻国(主要是沙特)的依赖意味着,如果被要求这样减产,其很可能会支持2019年的新产量协议。巴林可能会同意在10月份的基准基础上再减产1万桶/日。

8.南苏丹:和平协议推动产量,2019年产量可能翻倍

2017年的减产起点:10.4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8000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9.6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10万桶/日

南苏丹经历了近5年的内战,但在8月份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这可能为该国北部油田恢复产量铺平道路。咨询公司WoodMackenzie警告称,8月份达成的权力分享协议不太可能带来长期的政治稳定。要想恢复到2011年前的约35万桶日的产量,政府和叛军之间需要一份更现实、更具体的和平协议。

伊朗石油部长加特库乌斯(EzekielLolGatkuoth)今年5月表示,该国已同意将石油日产量从冲突前的35万桶水平削减,远远低于国际能源机构公布的12.5万桶。

在南苏丹试图恢复到冲突前水平的时候,用最近的实际产量作为基准来确保2019年的实际减产是不可能的。南苏丹可能同意从冲突前的基准上削减产量,但这不会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削减。如果和平协议得以维持,南苏丹预计2019年的石油产量将翻一番。

随着油田重新投产,南苏丹的石油产量已经在上升。如果和平协议得以维持,2019年上半年的石油产量可能比10月份至少高出6万桶/日。

image.png

9.文莱:2019年愿意减产,但影响力较小

2017年的减产起点:12.5万桶/日

2017年减产力度:4000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12.1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9.6万桶/日

与其他产量自然下降的国家一样,文莱的石油产量比承诺的下降幅度更大,因为最初的减产持续时间长于预期。由于外来投资集中在下游石油领域,短期内该国产量不太可能上升。

文莱2019年可能进一步减产,但减产幅度太小,不会对全球石油平衡造成任何实质性影响。此外,该国的参与在很大程度上将是象征性的。2019年,文莱可能会从2018年10月的基准减产4000桶/日。

10.苏丹:2019年愿意减产,但影响力较小

2017年的减产起点:7.6万桶/日

2017年减产:4000桶/日

隐含的2017年产量目标:7.2万桶/日

2018年10月产量:7万桶/日

与其他几个参加2017年减产的非OPEC国家一样,苏丹的石油产量正在下降,其承诺的减产只不过反映了这一趋势。

苏丹和文莱一样,将能够提供进一步的自然产量下降。与文莱一样,该国参与减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象征性的。朱利安·李认为,苏丹可能会从2018年10月的基准水平再减产4000桶/日。

汇通小编认为,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虽然小国家2019年减产的可能性更高,但因为幅度太小很难对油价造成影响,中等国家的减产意愿不是很高,甚至可能增产。从目前的情况看,大国减产的意愿不是很高,但改变态度也不是没有可能。投资者需要关注12月初的维也纳会议,注意OPEC能否说服非OPEC产油国,特别是俄罗斯等大国2019年继续减产,其结果可能左右明年油价走势。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