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外汇>美元>

美元汇率 美元重获升值动能 人民币跌破6.7关口 强势美元连锁效应 美元第三季度目标1.15

尽管美联储鹰派加息言论令美元再获上涨动能,但不少对冲基金认为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周期正进入尾声,美元涨势未必能持续2-3个月。

随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释放鹰派加息声音令美元指数逼近年内高点95.52,人民币汇率再度面临新的下跌压力。

美元汇率 美元重获升值动能 人民币跌破6.7关口 强势美元连锁效应 美元第三季度目标1.15

截至7月18日20时,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7212附近,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147个基点,盘中一度跌至6.7245,创下去年8月以来最低点;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徘徊在6.7531附近,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292个基点,盘中一度跌至6.7580,创下去年7月以来最低值。

“隔夜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重申渐进式加息同时,淡化了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冲击,一举扫清了市场对美联储因贸易摩擦放缓加息步伐的猜测,令美元重获新的上涨动能。”7月18日,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Chandler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尽管美联储鹰派加息言论令美元再获上涨动能,但不少对冲基金认为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周期正进入尾声,美元涨势未必能持续2-3个月,因此他们对押注人民币大幅贬值的套利热情并不高。一旦越来越多机构押注美国经济衰退,美元指数上涨空间势必受限,到时人民币将企稳反弹重回均衡区间。”

投机资本试探性沽空

在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7月18日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之所以创下年内低点,很大程度是受到境外离岸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拖累。

“7月18日多数交易时段受美元升值冲击,离岸人民币跌幅远远大于在岸人民币,导致境内外人民币汇差扩大到250多个基点,吸引不少海外投机资本参与境内外汇差套利交易押注人民币下跌。”上述外汇交易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他看来,投机资本此举存在试探成分——由于7月3日中国央行高层在人民币汇率跌破6.7之际公开表态力挺人民币,因此多数海外对冲基金均认为6.7成为近期中国央行设定的人民币均衡汇率波动区间下限,这些投机资本打算借助美元逼近年内高点机会,顺势将人民币汇率压低至6.7下方,以此观察中国央行是否会采取干预措施稳定人民币回到6.7上方。

不过,多位银行机构外汇交易员对此直言,鉴于此次人民币跌破6.7整数关口主要受到美元重新走强影响,中国央行不大会干预汇市。

具体而言,隔夜收盘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至6.7065,但7月18日当天央行并没有引入逆周期因子大幅调高人民币中间价。

“纳入逆周期因子的人民币汇率估值模型与没有纳入逆周期因子的模型所显示的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相差无几,表明中国央行似乎对当前人民币汇率走势表示认可。”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分析说。

在他看来,鉴于当前中国外贸环境变化与经济稳步增长的考量,当前中国央行更倾向于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能否保持基本稳定,作为评估人民币汇价是否均衡合理的主要依据。目前而言,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今年以来小幅升值约0.81%。参考BIS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今年以来升值3.07%,参考SDR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今年以来贬值0.10%,整体呈现平稳波动的趋势,因此当前人民币汇率已经处于均衡区间。

GordonJohnson坦言,这令不少对冲基金趁美元再度上涨沽空人民币的兴趣骤然下降。一方面他们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周期正接近尾声,美元指数强势上涨行情未必持续,贸然沽空人民币胜算不高,另一方面他们发现过去一个月人民币下跌并未造成中国资本大举流出与外汇储备大幅下滑,表明中国资本跨境流动持续保持均衡平稳,拥有足够外汇头寸干预汇市稳定人民币。

对冲基金业绩“受损”

在MarcChandler看来,对冲基金之所以对沽空人民币保持谨慎,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押注美元升值并未创造理想回报。

CFTC数据显示,截至7月11日当周,美联储鹰派加息预期升温令美元投机性净多头头寸创下去年3月以来最大值180亿美元,但与此鲜明反差的是,对冲基金的业绩并未水涨船高。

据对冲基金追踪机构Eurekahedge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元持续刷新年内高点的6月期间,全球宏观对冲基金当月回报率为-0.24%,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上涨2.65%,但同期宏观对冲基金回报率却是-1.06%。

擅长利用美元上涨沽空大宗商品套利的商品交易顾问(CTA)基金及管理期货基金也遭遇业绩滑铁卢,整个6月回报率为-0.48%,今年以来回报率则是-2.35%。

“这导致对冲基金利用美元升值开展各类套利交易变得举步维艰。”MarcChandler分析说。究其原因,是美元上涨令其他资产类别蒙受损失。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例,随着美元上涨吸引大量全球资金涌入美债避险,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难以有效突破3%整数关口,导致对冲基金美债投资组合收益远远达不到预期。

这也迫使越来越多全球大型资产管理机构转变策略,逢低追加人民币资产配置寻求更稳健的理想回报。

据中债登和上清所最新公布的2018年6月债券托管数据显示,境外投资机构当月增持人民币债券1114.7亿元。

7月18日,有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加仓头寸主要来自俄罗斯、中东等地大型投资机构。

“这些境外投资机构逢低加仓人民币债券,表明人民币汇率不具备持续贬值的预期,尤其是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里表现坚挺,因此人民币的避风港效应依然存在。”MarcChandler认为。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