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外汇>美元>

美元指数冲高回落 已接近临界点

周三(8月15日),美元指数反弹,升至96.99,为2017年6月27日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元指数正接近一个临界点。一方面,花旗集团出人意料的美国经济指数显示,尽管美国经济强劲,但市场开始降低预期,而市场对欧洲经济的悲观情绪仍在恢复;另一方面,欧洲银行业的风险已经在去年经济复苏的背景下得到了恢复,这就是欧洲之风。风险缓解机制相对完善,土耳其引爆欧洲银行业危机的可能性非常小。

image.png

市场降低美国经济强劲预期,对于欧洲经济悲观仍在修复

8月初以来花旗美国经济意外指数持续位于-10以下,显示出美国经济虽然强劲,但是市场开始降低预期值,而欧洲意外指数从月初的-30以下上修至-20,市场对于经济的悲观仍在修复。当前美元的价格已然充分的反映了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虽然短期对于风险的定价继续使得美元维持强劲,但后市强势美元恐将难以为继。

欧洲银行业风险修复,土耳其市场投资主体风险承受能力较强

欧元区银行的平均不良率由2016年的6.2%下降至目前的4.9%,且2016年年底意大利银行业风险已经释放过一轮,目前意大利银行的不良率已经由2016年的18%下降至2017年四季度的10%。总额高达 7000 亿欧元的“欧洲稳定机制”(ESM),ESM主要任务就是为成员国提供金融救助。除此之外,欧盟国际收支平衡计划(BoP),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可提供救助贷款,在发生风险时进行救助。

土耳其不在欧盟,土耳其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能自主可控。土耳其银行不良率尚且稳定。据CEIC数据,土耳其2018 年5月不良贷款率为2.8%,只略高于2003年至今的历史低点2.7%,远低于债务时期从今年4月土耳其里拉贬值幅度较大以来,土耳其当局已多次出手,包括大量购买黄金、调整利率、调整银行外汇准备金等,预计仍能取得一定成效。自2010年欧债危机后,进入土耳其市场的外国投资者结构发生改变,风险承受能力更强。

2010年后,土耳其外商投资风险敞口持续萎缩,银行业比重下降,非金融私营部门风险敞口大幅上升,政府部门投资也在上升。年底2018年第一季度,非金融私人部门接触已经大致相等的银行业,约占45%。非金融私人部门,包括一般的企业和居民,没有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的功能,所以杠杆低于银行和系统性风险的概率更低。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