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实时新闻>

美国二季度GDP增速“超乎想象” 金融市场反映却“出人意料”

美国公布的今年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环比初值增长4.1%,增速创近四年新高。不过,金融市场的反馈却与预期背道而驰——美股、美元下挫,日元、黄金、国债等避险资产上涨。

美国今年二季度经济增速较一季度的2.2%明显加速,为2014年三季度以来最佳,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第三高增速。美国商务部表示,GDP受到各类因素的增长拉动,包括个人消费支出、出口、非居民固定投资、政府支出等。

image.png

市场的消极反应一方面源于此前的超高预期,对二季度GDP增速预期为4.2%。其实,早前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更高,甚至有投行对二季度GDP增速预期超过了5%,减税带动的超预期企业资本支出(CAPEX)和盈利是主要原因。但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二季度超过4%的高增速不可持续,下半年减税等财政刺激政策的红利会消退,贸易不确定性的影响会逐渐显现。

就细分项来看,净出口是最大的临时提振因素。美国当季出口涨幅为9.3%,是2013年以来最大增幅,为GDP增速贡献了1.06个百分点。分析师预计,出口大涨可能是各界出于对未来关税的担忧而采取的临时反应。

CapitalEconomics指出,大豆、玉米等食品、种子和饮料出口的年化增速大涨80%,这使得出口受到提振,而这也与商家抢在关税生效前布局有关。排除上述因素后,美国二季度出口增速为5.3%。

image.png

政府开支增长2.1%,为GDP增速贡献了0.37个百分点。联邦政府支出增长3.5%,为2014年以来最大,主要与国防开支激增有关,州和地方政府支出增长1.4%。但过去经验显示,政府开支的增长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无法持续太久。

此外,私营非住宅固定投资(商业支出)在二季度增长7.3%,为GDP增长贡献了近1个百分点,但小于11.5%的一季度增幅。分析师认为,商业支出的增长与减税息息相关,此前企业税率永久性从35%降至21%。但这一增速能否持续也要打一个问号。

就家庭消费支出而言,二季度增速4%,创三年半最佳,为GDP增长贡献了近1.3个百分点。不过,一季度消费支出增长0.9%下修至0.5%(因恶劣天气),这也小幅扭曲了二季度的相对增长程度;同时,排除食品和能源之后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为2%,不及预期的2.2%,一季度前值也从2.3%下修至2.2%。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