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实时新闻>

2018年中国金融举措盘点(1)

以制度变革的力量导入全新的市场基因,以微观创新的支点激活沉淀的市场量能,以强力纠偏的勇气清除扭曲的市场经络,以扩大开放的胸襟迎纳活跃的市场劲旅。倒带2018年的中国金融,人们听到的不仅是高山流水的清脆旋律,更有激浊扬清的拍岸涛声;检视2018年的金融步履,公众看到的不仅是律动有致的行进印记,更有破旧布新的铿锵落点;回放2018年的金融场景,百姓感到的不仅是改革红利的汨汨暖流,更有遥望未来的美好希翼。

image.png

监管体系新阵容

基于优化监管资源配置的目的,同时为了逐步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监管、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根据国务院的决定,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保监会的成立可以说是2018年中国金融业最大的改革动作。  

然而,机构创新仅仅是一种物理形态的变化,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监管实践必须体现出防控与隔离风险的政策效果。为此,银保监会在合并之前已经联合中国证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共同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业界统称“资管新规”),按照产品类型统一监管标准,从募集方式和投资性质两个维度对资产管理产品进行分类,分别统一投资范围、杠杆约束、信息披露等要求,同时明确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另外,“资管新规”还提出消除多层嵌套,抑制通道业务。因此,“资管新规”的推出,标志着我国资管行业步入统一监管新时代。  

策应“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产品要求,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及《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关于规范理财债券基金业务的通知》的系列文件,分别对银行理财的公募产品、短期理财债券基金等提出了更为具体的要求与规定;同时,银保监会与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保险资金运用管理支持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指导意见》,明令禁止包括险资在内的另类投资变身为地方政府新增债务,并要求地方政府推进财政及举债信息公开,尤其不得通过融资平台公司违规新增地方政府债务。

货币调控新工具

尽管美联储的四次升息挤压了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空间,但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为最高圭臬,2018全年央行还是实施了三次定向降准,外加再贷款、再贴现等产生的新增资金额度,过去一年货币监管当局总共向市场释放了4.3万亿的流动性。在使用传统货币政策手段同时,央行还频繁运作新的宏观调控工具。  

包括PSL(抵押补充贷款)、SLF(常备借贷便利)、MLF(中期借贷便利)以及OMO(公开市场操作)等新的货币政策工具的综合使用在内,MLF是央行在2018年操作最多的调控手段,其中年中开展的5000多亿元1年期MLF续作,创造了有史以来单次最大规模MLF操作,同时全年通过ML至少投放了中长期流动性约2.8万亿元,远超2017年全年1.76万亿元的总和。以MLF为基础,央行开创设了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根据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增长情况,向其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来源,资料显示,TMLF资金可使用三年,操作利率比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  

总体而言,2018年货币政策总体偏向宽松,而央行政策偏好主要倾向于货币创新工具,一方面是要防止普遍性降息导致人民币利率与美元利率“剪刀差”扩大而引致的资本流出风险,同时坚守不搞“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路径,以防出现物价上涨;另一方面,启用新的货币政策工具可以保持货币供应量的适度扩张,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在确保货币对实体经济形成有效支持的同时增强调控政策的定向精准性。

image.png

全面降税新红利

作为2018年面向普通民众的最直接且普惠程度最高的红利应当是个人所得税制度的改革。除了将个税起征点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并在当年10月1日提前实施外,国务院还印发《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在“三险一金”专项扣除的基础上,对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6项支出进行附加扣除。据此,全国将有超过1亿人无需再缴纳个税。

对实体经济降税构成了税改的又一个亮点。一方面,制造业以及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分别从17%降至16%和从11%降至10%,同时对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研发等现代服务业等在一定时期内未抵扣完的进项税额予以一次性退还,三项举措合计减税4000亿元;另一方面,为支持企业创新与研发,创投企业、初创期科技型企业按投资额70%抵扣应纳税所得额,同时企业研发费用可在税前分别按照实际发生额的75%或者无形资产成本的175%在税前扣除和摊销。

进出口方面,自2018年11月1日起,国内现行货物出口退税率分别提高了1-5个百分点,以形成对企业出口的有力支持;不仅如此,我国过去一年还三次下调进口产品关税,全年关税总水平从上年的9.8%降至7.5%,平均降幅达23%。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政府还直接面对境外投资者减税让利,其中境外投资者从中国境内居民企业分配的利润用于境内直接投资暂不征收预提所得税,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取得的债券利息收入3年内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

(编辑:果冻)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