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实时新闻>

经济下行压力略有缓解,货币政策不能浅尝辄止

钮文新

GDP增长预期6.3%,实际6.4%——当看到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小有超越预期的时候,我们是否会有一种预感: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已经略有缓解?

应当说,这是大概率事件。但前提是:别出意外,尤其是货币政策,不应因经济初现起色就掉以轻心,更不应浅尝辄止。毕竟,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辩证看待“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关系,尤其是财政供给政策不断发力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需求政策支持,甚至总需求政策“在独立旗帜下”反向用力,可能会出现大问题。

这样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比如,若积极财政政策之下的政府建设项目占用了大量金融资源,民营经济或遭遇“融资难”,甚至导致大量民间资本“脱实向虚”。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针对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的制度性供给,客观上会被大大削弱。

正因如此,笔者一直希望看到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积极协调配合,这对中国经济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实际上,最近央行、财政以及金融监管部门无论是会议公告还是文件表述,均不乏对政策协调配合的表述。比如,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会议就强调:要继续密切关注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的边际变化,增强忧患意识,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逆周期调节,进一步加强货币、财政与其他政策之间的协调,适时预调微调,注重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风险。

从统计局公布的三大产业数据看,二产和三产3月份情况均比1、2月份好转。

一产农业生产基本稳定,但猪肉产量下降5.2%,或与疫情有关;较大的看点是,大豆意向种植面积同比增长16.4%,这好像是第一次专门针对大豆种植进行统计。

二产工业生产加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7.1%,而代表新兴产业的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城市轨道车辆、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产量同比分别增长153.7%、54.1%、48.2%和18.2%。尤其是工业企业利润开始好转,从1、2月份同比下降14.0%变为持平。

三产服务业是三大产业中增长最快的。数据显示,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3%,反映商务活动有所增加;金融业增长7.0%,增长仍显偏高;实物服务业中,住宿和餐饮业增长6.0%,批发和零售业增长5.8%,比上年四季度均有所提升,但与市场的期望还有些差距;可赞的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21.2%,保持了快速增长,显示了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成效。

总体看,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尤其是减税降费、通过“收短放长”压低融资成本和强化股权融资的共同作用,中国经济确实已经开始初现积极变化,但这仅是初步显现,还无法断定已经进入稳定健康状态。

笔者认为,各项改革、各项政策,尤其是金融货币领域的改革与政策不应有丝毫怠慢;货币政策效果可以观察一段时间,货币“收短放长”的过程还需要加强。更重要的是:切莫错过降低中国金融杠杆的有利时机。

文字编辑:周琦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