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贵金属>黄金>

中俄欧在增持黄金这事上齐发力!

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各国央行净购买量达到651.5吨,同比增长74%。这是自1971年美元可兑换成黄金以来的年度净购买量最高水平,也是有史以来第二高的年度总量。

一,美元信用有天生缺陷

上一次全球央行大规模购买黄金,要追溯到1965年,当时的领导者是法国。那是黄金时代。

黄金美元是1944年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所确立的秩序,即美国为欧洲战后重建提供援助,但由于黄金生产不能满足建设需要,被美元所取代。

美国保证美元将以官方价格兑换成黄金。如果你有35美元,你可以去银行兑换一盎司黄金——这一价格比率是罗斯福在1934年制定的。

欧洲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将黄金运往美国,并在美国建立一个“黄金池”。这个系统的主要设计者是著名的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

到20世纪60年代,西欧已经复苏。持有美元储备的西欧发现,美元在所有货币中都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贬值,即缺乏信贷。

一直与美国关系密切的戴高乐在1965年向美国提出,美国应该用15亿美元交换黄金,美国将根据布雷顿森林协定这样做。

自那以后,西欧各国央行也纷纷效仿。在两年内,美国的“黄金池”已经流出3000吨黄金——这是什么概念?几乎是2018年全球黄金购买量的4.5倍。

到1971年12月,美元与黄金的挂钩没有持续多久。美国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崩溃。

信贷不足是美元的固有缺陷,这就是“特里芬悖论”:美元太多,无法替代这么多黄金;供应太少,不足以保证全球贸易结算。

此外,为了确保美元走强,美国必须忍受赤字,而不是将贬值作为刺激经济的手段——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对于硬通货,美元和黄金之间仍然存在差距。

image.png

二,美元信用和黄金托管都遭质疑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虽然我们可以看到危机已经过去,但也留下了一个长期而艰难的后遗症,那就是对美元信贷前所未有的挑战。

为了刺激经济,美国在六年内推出了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购买了3万亿美元的机构债券和抵押贷款支持债券。

尽管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取得了成效,没有导致美元大幅下跌和美元指数小幅上升,但美元的外部不稳定给世界许多经济体带来了灾难。

一些新兴经济体在资本和汇率市场经历了频繁的海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一份财政监测报告承认,由于美元走软,23个新兴市场中有一半的国家的平均经济增速远低于实施量化宽松之前。

受到质疑的不仅是美元的信誉,还有美国在大约60个国家存放的黄金。也许最烦人的是德国。

德国是美国最大的黄金储藏国,拥有1000多吨黄金。自2013年以来,德国开始将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地下金库中的黄金运回德国。它发现,退回德国的箱子不是最初存储的箱子。

德国要求定期检查剩余的黄金,但美国拒绝了。

至于那些与美国不和谐的国家,比如委内瑞拉,是不可能把黄金带回来的。

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储备国,拥有超过8000吨的黄金储备。它不太可能吞并其他国家的黄金。然而,与其他国家存放在美国的黄金的种种不相容之处,使舆论纷纷猜测。

三,各国央行增持黄金初衷各有不同

2018年,各国央行增持黄金,虽然增速不及1965年至1971年,但势头也非常强劲。

然而,各国央行的初衷各不相同,有的出于战略考虑,有的出于政治考虑,有的出于市场考虑。

自从欧元出现以来,人们对美元在欧洲的霸权地位有很多看法。去年,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发表了题为《欧洲主权时刻》的年度报告,报告的主要内容是欧元与美元的竞争力。

过去几年,欧洲也一直在努力建立自己的结算体系,为将来取代美国控制的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做准备。

SWIFT是美元成为全球清算货币的基础。近年来,欧洲国家增加了他们的黄金储备,并将其从美国运回国内,其中包括了这些战略考虑。

俄罗斯增持黄金也是出于战略考虑,即不再使用美元作为储备货币。

控制美元流入俄罗斯是美国制裁俄罗斯的重要手段。俄罗斯只是实施去美元化战略。

2018年,俄罗斯购买了274.3吨黄金,以美元计算,这与俄罗斯最初持有的美元储备完全相同。不过,俄罗斯不反对以美元结算。毕竟,把美元兑换成外汇是有用的。

由于需要避免冲击,土耳其、印度和其他国家增加了黄金储备。美元的涨跌对新兴市场的影响最大,这就要求黄金必须守住本币的底部。

土耳其增持黄金也是一种政治宣言,表明它不怕疏远美国。

对于中国、德国等外汇收入能力最强的贸易大国来说,增持黄金的主要考虑因素是市场因素——鸡蛋不能放在篮子里。

尽管中国央行已连续三个月增持黄金,但以美元计算,其黄金持有量还没有超过10亿美元。尽管这也是一种风险防范措施,但外汇储备配置的逻辑并未改变。

image.png

四,2019年各国增持黄金的力度还会加大

各国央行将在2018年增持黄金,但2019年很可能再次打破这一纪录。

原因是美联储的“鸽子”数量正在上升。2018年,美元走强,各国央行增持黄金。今年,美元的预期加息已经翻了一番,甚至可能不会加息。增持黄金的兴趣更为明显。

中国央行最近三个月的加息是第一步。

然而,各国央行增持黄金并不意味着美元霸权地位的终结。目前,全球90%的贸易仍以美元结算。这一功能是黄金无法替代的,因为没有这么大的供应量,其他货币暂时无法替代。

基辛格的石油美元虽然现在面临一些挑战,但基本上仍是所有大宗商品的货币。

从储备货币的角度来看,即使信贷下降,大多数央行仍将包括美元,充其量也只是通过降低美元的份额。

更重要的是,支持美元的两大支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作为美元出口的两个主要机构,目前正在全球发挥作用。目前,没有办法进行反击,成本也难以想象。

因此,尽管投资大师罗杰斯(Rogers)表示,“美元信贷走软的历史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但从宝座上退下来还为时尚早。

大多数央行的目标不是通过增加黄金储备来放弃美元——美元储备越多,放弃美元的可能性就越小,而是充实对冲美元风险的工具。

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各国央行增持黄金的意图不同,但它们都对美元投下了信任票。

编辑:会飞的鱼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