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智通学堂 > 黄金学堂 > 一年中贾跃亭的三次反思:我们看到了哪...

一年中贾跃亭的三次反思:我们看到了哪些改变?

  2016年11月6日上午10点整,乐视生态官方微博发布了贾跃亭一份深度反思公开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这封信在后来被视为乐视网成长史上第三次危机的起始点。

    2017年5月22日,乐视官方发布贾跃亭新公开信《乐视生态2.0》。这个发布会上的观点集合悄悄的在传递孙宏斌团队全面入住乐视的节奏,此时乐视网姓贾还是姓孙成为中国人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2017年7月6日,贾跃亭个人微博发布长文《负责到底》,并确认辞去上市公司CEO、甚至更多其他重要职务。此文在诸多供应商、投资人的圈内扩散,彼时贾跃亭是否应该留在国内再次成为媒体

    今天,距离11月6日贾跃亭的公开信正好过去整整一年。而在这一年中,我们看到了乐视网和贾跃亭哪些变化?

    【贾跃亭的乐视网】

    “这个问题压根儿不用回答。”孙宏斌在5月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乐视未来姓贾还是姓孙?”时回答道,台上他和贾跃亭的表现都有点轻松。

    但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押了“姓孙”这个答案。而今结果似乎也是如此:根据不完全统计,随着上周梁军、吴亚洲宣布离职后,贾跃亭在过去一年中留在乐视网的旧部基本已经出走,仅剩下乐视网高级副总裁的张志伟。

    同时乐视网官方也宣布了一系列的人事任命消息,并宣布战略调整,从原有的聚焦大屏、生态开放的战略调整为聚焦家庭互联网智能娱乐。
事情发展到现在,似乎是意外,但在意料之中。

    意外的是,这个时间表比曾经提及的加快了近一倍。而在意料之中的是,这个被外界看来“清洗”的动作,恰恰是贾跃亭在7月宣布辞去多个职务的必然结果:乐视网必须和贾跃亭进行切割才能够在业务和资本层面上重新获得发展的基础——投资人的信任。

    当然还有可能是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因为IPO往事的负面质疑影响,乐视网的重组重构能够给投资人极大信心。一投资人表示:“涉及股民利益,最好易主重组,就像当年的琼民源变成中关村科技,万福生科变成佳沃股份。”

    截止到今天,贾跃亭依然是乐视网的最大股东。对于贾跃亭来说,乐视网姓什么或许是情怀,但乐视网不能倒是底线。在底线面前,情怀可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贾跃亭的乐视生态】

    乐视生态在诞生之初就饱受争议,但贾跃亭在对乐视生态作出的评价中,有一个是笔者看来最为可观的:颠覆苹果的不一定是乐视,但一定是乐视生态的模式。这个评价首先在Uber的一个投资人口中获得验证,他表示为特斯拉与Uber的结合可以为Uber提供急需的自动驾驶技术,同时也能帮助特斯拉向更多市场扩张。而这正是乐视在推出汽车业务和入股易到最重要的商业逻辑设计。

    在乐视危机发生后,众多口诛笔伐中依然还有不少人对乐视生态模式表示出了认同。

    @吴亚洲:感恩乐视的培养受益良多,生态理念我仍然认为是对的,虽有毁誉不必更易。

    @曾强:乐视的战略方向是没有错的,坚定看好乐视生态模式。

    不过贾跃亭成于乐视生态,也正是败于乐视生态。乐视生态的大举布局在2014年其吸引了大量热钱加入,并在2015年达到巅峰。但也因为战线拉的太长、业务铺的太广,导致最后后方资金、团队、管理等支持无法到位。为了解决危机,乐视生态在过去一年中不断进行瘦身,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乐视生态或独立,或出售的消息。例如:

    一、乐视体育:6月,乐视体育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确认参与B+轮。

    二、乐视金融:9月24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拟购买乐视投资100%股权(不包含乐视投资旗下非金融类资产及业务),本次出让乐视投资股权的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

    三、乐视音乐:9月30日,韬蕴资本接盘乐视音乐,此次出售价格在数亿元人民币,转让乐视音乐超过50%的股权,一部分是现金一部分是债转股。

    在这些交易中,乐视金融的估值事实上被行业指出偏低:“截止2016年8月,美国上市公司宜信估值507亿,京东金融估值466.5亿,苏宁金服估值166.7亿,就连只拥有支付牌照的小米金融估值也达到56亿。而相比之下,拥有多张牌照,且实现数百万用户市场基础夯实的乐视金融以30亿作价出售可以说真的是贾跃亭又一次大出血。”

    不过对于贾跃亭来说,无论是为了瘦身,还是为了换取现金,既然流血牺牲似乎已经无法避免了,那不如就断臂求生。

    【贾跃亭的债】

    贾跃亭7月6日“负责到底”的博文中中有一个关键背景不得不提:银行挤兑。根据乐视一离职中层高管表示,挤兑行为带来的资产冻结等行为对当时乐视的伤害非常大:“本来有一些资产可以变现的,结果在冻结后就不能动了,其中甚至包括了几千名员工的工资”。

    贾跃亭还债无外乎一个选择:一方面来于贾跃亭售出乐视的老股,一部分来于易到等乐视控股相关资产,另一部分则是贾跃亭在港、美两地奔波获得的资本驰援。截止9月,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已经偿还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合作伙伴近200亿规模,平均一天一亿。7月,易到宣布乐视不再为其大股东,易到司机接到可提款通知;9月,在乐视大厦里静坐讨债的供应商离去,大部分人表示已经获得解决方案。

    “我并不认为老贾会跑路”,很多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无论是在职和离职的员工眼里,贾跃亭或许拥有“社交恐惧症”、“加班狂”等一堆的头衔,但不承担并不是他的样子。

    目前,根据投行估算,乐视控股和贾跃亭的资产价值约为300亿~400亿,其中有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股东贾跃亭持有乐视网股票,第二部分是中短期可变现的商业项目(如世茂工三等物业和地产),第三部分为乐视体育、酷派+手机等股权投资,第四部分则是超20000+专利以及25900多亩的土地资源。其中,乐视非上市公司拥有的地产资产估值可能达到100亿元左右。也就是说,保守估计下,乐视控股的资是大于债。

    【贾跃亭的车】

    民营造车很难,这是事实。而正因为此,贾跃亭放下一切专心造车的行为并不是被所有人看好。不看好的原因也十分简单:不懂。不懂造车需要多少钱,不懂造车到底要多人、多少技术和多少时间。一个股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买乐视股票是因为看好乐视超级电视,而对汽车业务无法提出更具体的意见。

    但对于了解汽车技术的行业人来说,则无一例外对贾跃亭的FF做出了“新能源智能汽车”里程碑的评价。

    中国第一个新能源智能汽车运营商、中国武汉市汽车办公室驻硅谷首席代表董海涛表示,FF的技术路线是对的,如果能够坚持100天,他就会成为一条龙。“"特斯拉TESLA","LC","FF",其实这三个都是当代新能源智能汽车的里程碑。”他表示。

    这个曾经被媒体嘲讽为模型的汽车FF91,在派克峰国际爬山赛中以11:25:083的成绩成功完赛,并以超过20秒的优势,创造了派克峰国际爬山赛中量产电动车型的最快记录。同时,8月FF宣布改变建厂计划,并落地新厂房,并接连引入宝马“i系列之父”的Ulrich Kranz、私募高管Caroline Banzali正式加盟出任,用最快速度推进量产。

    对于贾跃亭来说,钱是重要的,但时间和宽容现在显得似乎更佳重要。

    对于贾跃亭来说过去的一年状态不亚于是卧薪尝胆,失败的教育价值往往比成功的教育更大。而此时的贾跃亭或许还真有资格说:“在低迷时转身离去,辉煌时请不要慕名而来”。

文章来自:http://www.wm927.com/school/gold/2017/1108/137980.html

年中 贾跃亭 三次 反思 我们 到了 哪些 改变 


上一篇:上海静安区法院如何“破解”执行难

下一篇:2017大音节携手太傻留学,助力大学生实现留学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