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股票>A股>

2019年已经无法保持高增长速度的美国经济

某股权研究部门近日称,尽管上市公司三季度营收同比上升,这些数据并不能给市场提供强支撑。未来两年,美国上市公司的盈利空间将被大幅挤压。

股权策略师

image.png

昨日,某首席股权策略师在给客户的邮件中称,预期未来两年上市公司的EPS会出现恶化:

标普500的EPS同比增速会从2018年的23%大幅下降为2019年的6%和2020年的4%。

判断基于他对利润率的测算,他认为上市公司的加权总利润率在2019和2020年会卡在11.2%的瓶颈。而历史经验表明,利润率的收缩都伴随着经济衰退或者销售额负增长。

当然,意思并不是抛出经济危机预言。2019年宏观预测是:美国GDP增速为2%,通胀水平为2%,销售额增速为5%。

在邮件中补充到,

随着现在这个经济周期的推进,随着劳动力市场收紧、业务增速放缓,上市公司的利润率最终还是会被波及。

薪资上涨对公司利润率的侵蚀

image.png

在看来,即将狠狠影响公司利润率的因素之一,是薪酬的快速上涨。

10月美国非农的数据显示,当月时薪同比增速3.1%(高于美联储预期的通胀率水平2%)创九年半最快,也是这个经济周期以来的最高。自己的薪酬草根调研也显示,短期内薪酬上涨的压力在累积。

模型中,标普500成分股的上市公司中,劳动力成本与利润的比重为13%。历史经验显示,当劳动力成本涨幅超过通货膨胀率、即企业无法将成本完全转嫁给消费者时,标普500公司的利润率将收缩。

预测是,每1%的劳动力成本上升都对应标普500的EPS的0.8%的损失。

其它挤压利润率的因子:物料成本上涨、关税不确定性

image.png

除了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成本的上升(如:原油价格年初至今已经上涨8%)也将挤压企业的利润空间。

三季报披露季中,不少公司在和分析师的电话会上提到原材料成本和物流费用上涨对经营的不利影响。

在全美商业经济协会NABE的最新调研中,57%的企业主提到用工成本上升、55%提到原材料成本上升,这两个比例都大幅高于提到自己产品或服务提价的企业主。这种缺口,通常都预示着EBIT的收缩,而认为这样的下行风险会持续到2019。

另一个会“吃掉”利润空间的风险因子,是全球贸易摩擦带来的关税不确定性。即使保守估计,关税会拉低标普500的总体EPS7个百分点。高盛预计相关上市公司需要提价1%来对冲关税的负面冲击。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