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股票>A股>

浩欧博靠谱吗?瞄准1亿过敏者 创始人母子三人三国籍

  作者 | 李攸宁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如果你了解埃及文明就会知道,开启第一埃及王朝的是法老美尼斯。此人靠着智慧和谋略统一了当时四分五裂的古埃及,并在位长达60多年。

  可如此英明神武之人,却传言被一只黄蜂叮咬患上了严重的过敏症,久久难愈,最后便离开了人世。很可惜的是,当时并没有一家像样的生物科技公司,来为法老提供诊断、对症用药,否则说不定历史又是另一种走向。

  不过更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经济越发达的国家,过敏问题就越严重。譬如从前患花粉过敏的大多是英国上层阶级。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早在2013年,就有数据显示,中国的过敏人群超过1亿人。

  面对庞大的人群,致力于过敏症检测的江苏浩欧博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浩欧博)则在最近向上交所递交了科创板申请材料。

  招股书显示,浩欧博近三年营收分别为1.12亿元、1.46亿元及2.0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33.5万元、2135.39万元、4015.44万元,业绩还算不错。

  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注意到,正是这样一家救过敏患者于水深火热的公司,销售模式却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如果处理不当或将影响企业的持续发展。

  漂洋过海,母子三人携手治过敏

  浩欧博的诞生,要从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JOHN LI (下称:李纪阳)的成长开始讲起。

图片来源:2010年姑苏创新创业领军人才计划拟滚动支持项目表)

  李纪阳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取得上海理工大学工学硕士后,前往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

  毕业后,李纪阳在美国跨国公司工作,并在西雅图定居。因为不甘平庸,他常常和朋友聊创业想法。

  一次,有位叫李庆春的朋友听李纪阳说“想要打造全球一流的体外诊断企业,为中国的体外诊断事业做点实事,但在自主研发上总是缺点力”时,李庆春内心一动,他反问自己“为什么只能帮美国人搞研发,不能帮中国人自己做?”

  于是,2009年6月,两人便前往苏州着手创建致力于体外诊断的生物科技公司——浩欧博,专业从事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9年,浩欧博在成立十周年之际欲登陆资本市场,冲击科创板,积攒实力与国际巨头展开较量。

  在体外诊断领域,是否能够提供丰富的过敏原检测菜单,是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目前,浩欧博已成功开发多种产品,可以检测56种过敏原,其中花生、大豆、猫毛、艾蒿、霉菌等 40 余个过敏原 IgE 检测试剂为国内先发上市。

  随着浩欧博的上市申请被上交所受理,其股权结构也逐渐揭开面纱。和多数公司不太一样,浩欧博的股权高度集中,且集中在李纪阳母子三人手里。早年的创业伙伴李庆春却在科创板宣布设立的5天后辞去了副总经理的职务。

(图片来源:浩欧博招股书)

  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查阅招股书发现,95%的股权集中在母亲WEIJUN LI、儿子JOHN LI(李纪阳)、陈涛三人手中。

  有趣的是,母子三人虽然血脉相亲,却拥有着不同的国籍,WEIJUN LI为多米尼加国籍,JOHN LI(李纪阳)为美国国籍,陈涛则为中国国籍。

  配套销售有风险,采购过于集中

  不同于常规的商业模式,浩欧博的模式颇有一种“羊毛出在狗身上,让猪来买单”的感觉,这和它所处的行业有关。只是,这样的模式会给企业经营埋下隐患。

  在体外诊断行业有一种惯例——厂商多采用“仪器+试剂”捆绑代理的销售模式,通过投放仪器带动试剂销售,而利润却主要来源于试剂的销售收入。浩欧博作为体外诊断行业一员,采用的也是这种捆绑模式。

  招股书显示,浩欧博2016年-2018年试剂产品收入分别为1亿元、1.4亿元、1.9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2.8%、94.2%、95%,呈逐年递增趋势。

  而仪器采购方面,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浩欧博向客户通过销售、租赁、直投等方式累计对外投放1259台仪器。诊断仪器2016年-2018年的采购单价分别为5.66万元、8.66万元和10.8万元。

  首席科创官(微信公众号:sxkcg666)对这些仪器的成本进行了简单测算,如果按照中间价格8.66万元/台来计算,1259台仪器需要耗费1.09亿元,超过了浩欧博2016年全年的试剂产品收入。

  除此之外,由于配套销售模式下,浩欧博的利润来源主要是试剂的销售收入。所以要是客户买的量不够,那么浩欧博也可能赚不到钱。那么公司将面临无法收回仪器成本的风险,从而对整体营收产生不利影响。

(图片来源:浩欧博招股书)

  另一方面,这些仪器也并非浩欧博自己生产,而是通过向雷杜、深圳爱康和科斯迈三家核心供应商采购。但就算是买仪器,浩欧博也不能完全保证万无一失。

(图片来源:浩欧博招股书)

  招股说明书显示,如果未来这三家供应商因为价格上涨或其他原因,无法继续给浩欧博供货。而浩欧博又没能及时研发生产仪器或找到可替换的供应商,则可能影响浩欧博试剂产品的稳定性,对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应收账款增加,现金流存压

  除了害怕仪器供应商价格上涨外,更令浩欧博担忧的可能是钱难收回来。

  招股说明书显示,浩欧博的直销客户主要为金域医学、华银医学、艾迪康医学、达安医学等国内主流第三方医学检验中心。对资信水平较高的直销客户,浩欧博还会给予一定的账期。

  但首席科创官(微信公众号:sxkcg666)发现,这种“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也并非毫无弊端。

  2016年-2018年,浩欧博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649.34万元、1165万元和 2284万元,呈逐年递增趋势。与此同时,公司存货余额分别为3001.29万元、3873.47万元和4916.19万元。

(图片来源:浩欧博招股书)

  对此,浩欧博在招股说明书中也直言,“应收账款及存货规模可能继续上升,可能会导致公司运营资金紧张,从而对浩欧博持续稳定发展带来一定的风险。”

  除此之外,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观察到,在浩欧博的经营中,一边是应收账款和存货金额的上升,另一边则是研发投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下降。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浩欧博研发投入分别为2335万元、1969万元、241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1%、13%、12%。虽然金额有所上升,但占比却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

(图片来源:浩欧博招股书)

  而这种趋势,对于科创企业来说,可不算好事情。

  对于浩欧博缩减研发投入,是否是因为面对应收帐款、仪器成本的两端压力,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多次联系了浩欧博方面,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正面回复。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