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股票>A股>

大智慧的财务智慧

  本刊特约作者 阮希阳/文

  2017年,恒生电子(600570.SH)宣布收购大智慧香港51%的股权,大智慧香港的核心资产是艾雅斯资讯科技有限公司。

  艾雅斯资讯科技有限公司也是A股上市公司大智慧(601519.SH)最赚钱的业务,剥离优质资产的大智慧,现在怎样了?3月19日晚间,大智慧发布了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4亿元,同比下降6.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亿元,同比下降71.71%;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604.61万元。

  盈利多来自投资收益

  事实上,大智慧扣非净利润常年亏损,多年来,公司盈利的年份,其利润都来自投资收益。在这些投资收益中,以出售长期投资股权为主。

  财报显示,公司近年来营业总收入均不如营业总成本,主营业务无法正常盈利,公司持续运营能力堪忧。

  2018年,公司1.08亿元净利润主要来自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其中将大智慧香港41.75%的股权出售给恒生电子,获得投资收益1.51亿元。

  如果只看2018年年报的话,这笔投资收益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结合公司近年来的净利润情况,再对比2017年年报,就发现端倪了:2017年,恒生电子以3.67亿元的价格,收购大智慧香港51%的股权。

  非常清晰的一笔并购,却分两次签约付款,2017年收购51%的股权,恒生电子获取控制权,带给大智慧2.91亿元的投资收益;2018年继续收购后续的41.75%的股权,又给大智慧带来1.51亿元的投资收益。如果2017年一次性收购全部股权,则2018年的大智慧就会减少超过1亿元的净利润,从而导致账面大概率亏损。

  大智慧的扣非净利润多年亏损,却并不是很缺钱,账面显示有11.1亿元现金,且没有一分钱的长短期借款。从资产负债率看,是一家财务质地非常优秀的企业,以至于财务费用是负数。

  钱从哪儿来的呢?

  从现金流量表看,2012年以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合计为-30.4亿元,这是真金白银的“亏损”。但公司通过不断地出售长期股权投资,同期投资性现金流量净额合计为10.35亿元,从而保证公司现金流比较充裕。

  “投资专家”的投资路线图

  据公司2018年年报,账面有2.04亿元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2.95亿元的商誉。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包括三家公司的股权: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65%)、上海龙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19%)、上海数筏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持股25%)。

  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增减数据里可以得知,公司以200万元处置了上海狮王黄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狮王黄金”)35%的股权,不再体现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清单里。但是笔者看了一下以往年度的年报,发现公司2016年年报显示,狮王黄金35%的股权账面价值为1704.5万元,仅仅过了一年半,就以200万元处理掉了?狮王黄金是一家从事黄金业务的公司,和大智慧的主业几乎毫无关联,为什么要贵买贱卖这家公司的股权?

  据天眼查显示,接盘方上海钤孚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杨建萍,联系人是杨建爱,原法人代表是刘胜节。而狮王黄金的法人代表是杨建松,原法人代表是刘胜节。无论是从法人代表的更迭还是相关人员的姓氏关系来看,除非是姓名重合,否则,这两家公司高度相关。

  不仅如此,狮王黄金的上一任法人代表是刘胜节,而其上一任法人代表是王玫。王玫是谁?据大智慧的披露资料,她是公司的前监事会主席和前副总经理。同时,她现在仍是大智慧的十大股东之一,持有公司814万股的股份。

  如果排除上述相关人士姓名重合的因素,那么,这笔交易的本质,就是通过实质性关联公司高管人员名单的更迭,巧妙地避开披露关联交易,向大股东王玫曾经的关联公司进行利益输送。

  再来看商誉。

  2014年,公司的商誉高达4.5亿元,经过几年的处置,降到了2.95亿元,以阿斯达克网络信息有限公司(1.57亿元)和上海大智慧财汇数据科技有限公司(0.97亿元)为主。据公司2018年年报,阿斯达克网络信息有限公司是在香港提供财经服务的知名网站,当年净利润为4303万元;上海大智慧财汇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2845万元,这几乎是大智慧旗下唯二盈利的子公司,因此这部分商誉是可以接受的。

  除此之外,有一笔金额不大的商誉却让人存疑:大智慧于2016年支付743万元合并成本收购了上海搬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搬矿网络”)100%的权益,确认商誉317万元,但公司在2017年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后,又以78.48万元转让给自然人李庆。

  笔者查了下上海搬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财务数据,2016年的净利润仅有13.35万元。

  所以,在出售大智慧香港业务这笔大单的掩护下,大智慧很有可能通过高买低卖狮王黄金和搬矿网络,悄悄地输送利益。

  “招兵买马”太迅猛

  除上市第一年,大智慧每年的扣非净利润都是亏损。难道是因为公司从事的业务不赚钱?从公司提供的分项产品销售收入和成本构成表来看,除了2016年公司新上的视频直播业务毛利为负数外,港股服务系统的毛利率近年来均在50%以上,金融资讯及数据PC终端服务系统的毛利率为60%左右,金融资讯及数据移动终端服务系统的毛利率为40%左右,证券公司综合服务系统的毛利率为50%左右。

  在A股上市公司中,毛利率能达到这个水平的比较少见,毛利率达到这个水平却不盈利的就更少见了。

  从数据上看,公司扣非净利润亏损的根源在于,工资发的太多了。2012年以来,公司的三费(含研发费用)在大部分年份都超过主营业务收入,2017年和2018年也超过营收的60%。

  据历年年报,三项费用中,占比最高的是员工薪酬、股份支付、劳务支出和研发费用,研发费用基本是支付给研发人员的工资。

  大智慧在产品尚未达到一定规模的情况下,不顾自身承受能力,招聘过多的员工,并给员工和高管远超公司能够负担的薪酬,导致了公司的亏损。

  笔者曾经总结过一般公司上市的目的,主要有三大类:一类是为了扩大生产规模,财务报表上的主要特点是上市融资进行固定资产投资;一类是为了回报财务投资者,财务报表上的最大特点就是并不差钱,并且上市后不急于花掉募集资金;一类是为了吃顿“散伙饭”,财务报表上的特点就是上市后高管变化较大,并且增加了股份支付、职工薪酬等开支。

  从财务数据看,大智慧是第三类。公司上市后,营收结构没有发生明显变化,除了流动资金改善,资产结构也没有太大变动,但三费开支迅速飙升。上市当年,支付给员工和为员工支付的现金较上年同期翻了一番,员工人数也从1000多人暴增到3000多人。

  直播平台的影响

  据公司2018年年报,当年费用收窄的主要原因是直播平台业务调整。

  2016年前后,直播行业突然火爆了起来。虎牙直播、斗鱼直播等风靡全国。一时间,行业爆发式增长,甚至王思聪也投资了熊猫直播。

  由于直播给投资顾问提供了一个方便的与股民实时交流的便捷手段,所以不少从事金融软件行业的公司也开始尝试直播业务,比如东方财富网推出了浪客直播。

  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大智慧也认为这是一个转型的风口,投入了轰轰烈烈的直播行业。但是,事后证明,这个行业非常消耗硬件资源和人力资源,如今熊猫直播已经宣布关闭,其他各大直播平台盈利困难。

  2016年,大智慧在直播平台业务上的亏损高达9亿元,直接导致当年公司净利润亏损17.6亿元。可以说,正是2016年的决策失误,导致了公司之后不得不变卖最有价值的资产,渐渐失去了重新翻身的机会。

  上交所也发现了大智慧年报中存在的问题,并向公司发去了年报问询函。

  公司上市募资25.5亿元,一直以来,通过理财收益和花哨的股权转让技巧,勉强维持到了如今,如果核心业务依旧不能带来盈利和现金流的话,待到手头的现金坐吃山空,公司的出路在何方?

  2018年年报披露,公司联营公司和控股子公司缩减到31家,卖掉大智慧香港后,其中持续盈利的仅有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大智慧财汇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阿斯达克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和宁波恺英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宁波恺英”),其余的基本都处于亏损状态。据公司发布的公告,宁波恺英已经在年报发布前的2019年1月完成出售。

  公司员工规模已经从巅峰时期的3800人缩减到了2018年的885人,扣非净利润也收窄到了历史最低点。

  盘点一下剩下的31家联营公司和子公司,下一步,卖谁呢?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本刊特约作者 阮希阳/文

  2017年,恒生电子(600570.SH)宣布收购大智慧香港51%的股权,大智慧香港的核心资产是艾雅斯资讯科技有限公司。

  艾雅斯资讯科技有限公司也是A股上市公司大智慧(601519.SH)最赚钱的业务,剥离优质资产的大智慧,现在怎样了?3月19日晚间,大智慧发布了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4亿元,同比下降6.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亿元,同比下降71.71%;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604.61万元。

  盈利多来自投资收益

  事实上,大智慧扣非净利润常年亏损,多年来,公司盈利的年份,其利润都来自投资收益。在这些投资收益中,以出售长期投资股权为主。

  财报显示,公司近年来营业总收入均不如营业总成本,主营业务无法正常盈利,公司持续运营能力堪忧。

  2018年,公司1.08亿元净利润主要来自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其中将大智慧香港41.75%的股权出售给恒生电子,获得投资收益1.51亿元。

  如果只看2018年年报的话,这笔投资收益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结合公司近年来的净利润情况,再对比2017年年报,就发现端倪了:2017年,恒生电子以3.67亿元的价格,收购大智慧香港51%的股权。

  非常清晰的一笔并购,却分两次签约付款,2017年收购51%的股权,恒生电子获取控制权,带给大智慧2.91亿元的投资收益;2018年继续收购后续的41.75%的股权,又给大智慧带来1.51亿元的投资收益。如果2017年一次性收购全部股权,则2018年的大智慧就会减少超过1亿元的净利润,从而导致账面大概率亏损。

  大智慧的扣非净利润多年亏损,却并不是很缺钱,账面显示有11.1亿元现金,且没有一分钱的长短期借款。从资产负债率看,是一家财务质地非常优秀的企业,以至于财务费用是负数。

  钱从哪儿来的呢?

  从现金流量表看,2012年以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合计为-30.4亿元,这是真金白银的“亏损”。但公司通过不断地出售长期股权投资,同期投资性现金流量净额合计为10.35亿元,从而保证公司现金流比较充裕。

  “投资专家”的投资路线图

  据公司2018年年报,账面有2.04亿元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2.95亿元的商誉。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包括三家公司的股权: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65%)、上海龙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19%)、上海数筏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持股25%)。

  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增减数据里可以得知,公司以200万元处置了上海狮王黄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狮王黄金”)35%的股权,不再体现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清单里。但是笔者看了一下以往年度的年报,发现公司2016年年报显示,狮王黄金35%的股权账面价值为1704.5万元,仅仅过了一年半,就以200万元处理掉了?狮王黄金是一家从事黄金业务的公司,和大智慧的主业几乎毫无关联,为什么要贵买贱卖这家公司的股权?

  据天眼查显示,接盘方上海钤孚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杨建萍,联系人是杨建爱,原法人代表是刘胜节。而狮王黄金的法人代表是杨建松,原法人代表是刘胜节。无论是从法人代表的更迭还是相关人员的姓氏关系来看,除非是姓名重合,否则,这两家公司高度相关。

  不仅如此,狮王黄金的上一任法人代表是刘胜节,而其上一任法人代表是王玫。王玫是谁?据大智慧的披露资料,她是公司的前监事会主席和前副总经理。同时,她现在仍是大智慧的十大股东之一,持有公司814万股的股份。

  如果排除上述相关人士姓名重合的因素,那么,这笔交易的本质,就是通过实质性关联公司高管人员名单的更迭,巧妙地避开披露关联交易,向大股东王玫曾经的关联公司进行利益输送。

  再来看商誉。

  2014年,公司的商誉高达4.5亿元,经过几年的处置,降到了2.95亿元,以阿斯达克网络信息有限公司(1.57亿元)和上海大智慧财汇数据科技有限公司(0.97亿元)为主。据公司2018年年报,阿斯达克网络信息有限公司是在香港提供财经服务的知名网站,当年净利润为4303万元;上海大智慧财汇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2845万元,这几乎是大智慧旗下唯二盈利的子公司,因此这部分商誉是可以接受的。

  除此之外,有一笔金额不大的商誉却让人存疑:大智慧于2016年支付743万元合并成本收购了上海搬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搬矿网络”)100%的权益,确认商誉317万元,但公司在2017年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后,又以78.48万元转让给自然人李庆。

  笔者查了下上海搬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财务数据,2016年的净利润仅有13.35万元。

  所以,在出售大智慧香港业务这笔大单的掩护下,大智慧很有可能通过高买低卖狮王黄金和搬矿网络,悄悄地输送利益。

  “招兵买马”太迅猛

  除上市第一年,大智慧每年的扣非净利润都是亏损。难道是因为公司从事的业务不赚钱?从公司提供的分项产品销售收入和成本构成表来看,除了2016年公司新上的视频直播业务毛利为负数外,港股服务系统的毛利率近年来均在50%以上,金融资讯及数据PC终端服务系统的毛利率为60%左右,金融资讯及数据移动终端服务系统的毛利率为40%左右,证券公司综合服务系统的毛利率为50%左右。

  在A股上市公司中,毛利率能达到这个水平的比较少见,毛利率达到这个水平却不盈利的就更少见了。

  从数据上看,公司扣非净利润亏损的根源在于,工资发的太多了。2012年以来,公司的三费(含研发费用)在大部分年份都超过主营业务收入,2017年和2018年也超过营收的60%。

  据历年年报,三项费用中,占比最高的是员工薪酬、股份支付、劳务支出和研发费用,研发费用基本是支付给研发人员的工资。

  大智慧在产品尚未达到一定规模的情况下,不顾自身承受能力,招聘过多的员工,并给员工和高管远超公司能够负担的薪酬,导致了公司的亏损。

  笔者曾经总结过一般公司上市的目的,主要有三大类:一类是为了扩大生产规模,财务报表上的主要特点是上市融资进行固定资产投资;一类是为了回报财务投资者,财务报表上的最大特点就是并不差钱,并且上市后不急于花掉募集资金;一类是为了吃顿“散伙饭”,财务报表上的特点就是上市后高管变化较大,并且增加了股份支付、职工薪酬等开支。

  从财务数据看,大智慧是第三类。公司上市后,营收结构没有发生明显变化,除了流动资金改善,资产结构也没有太大变动,但三费开支迅速飙升。上市当年,支付给员工和为员工支付的现金较上年同期翻了一番,员工人数也从1000多人暴增到3000多人。

  直播平台的影响

  据公司2018年年报,当年费用收窄的主要原因是直播平台业务调整。

  2016年前后,直播行业突然火爆了起来。虎牙直播、斗鱼直播等风靡全国。一时间,行业爆发式增长,甚至王思聪也投资了熊猫直播。

  由于直播给投资顾问提供了一个方便的与股民实时交流的便捷手段,所以不少从事金融软件行业的公司也开始尝试直播业务,比如东方财富网推出了浪客直播。

  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大智慧也认为这是一个转型的风口,投入了轰轰烈烈的直播行业。但是,事后证明,这个行业非常消耗硬件资源和人力资源,如今熊猫直播已经宣布关闭,其他各大直播平台盈利困难。

  2016年,大智慧在直播平台业务上的亏损高达9亿元,直接导致当年公司净利润亏损17.6亿元。可以说,正是2016年的决策失误,导致了公司之后不得不变卖最有价值的资产,渐渐失去了重新翻身的机会。

  上交所也发现了大智慧年报中存在的问题,并向公司发去了年报问询函。

  公司上市募资25.5亿元,一直以来,通过理财收益和花哨的股权转让技巧,勉强维持到了如今,如果核心业务依旧不能带来盈利和现金流的话,待到手头的现金坐吃山空,公司的出路在何方?

  2018年年报披露,公司联营公司和控股子公司缩减到31家,卖掉大智慧香港后,其中持续盈利的仅有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大智慧财汇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阿斯达克网络信息有限公司和宁波恺英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宁波恺英”),其余的基本都处于亏损状态。据公司发布的公告,宁波恺英已经在年报发布前的2019年1月完成出售。

  公司员工规模已经从巅峰时期的3800人缩减到了2018年的885人,扣非净利润也收窄到了历史最低点。

  盘点一下剩下的31家联营公司和子公司,下一步,卖谁呢?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