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股票>期货>

原油增产!产油大国之间的战争导致全球原油市场“变冷”

仅仅六周,国际原油市场就变天了。10月,国际油价还在“冲刺百元”的跑道上,11月原油市场已跌入技术性熊市,并创出12个交易日的历史最长连跌纪录。产油国的博弈是油价跳水的直接原因。11月14日,国际能源署(IEA)表示,世界三大石油生产国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正以创纪录的速度生产原油,导致全球供应量明显超过需求。更糟糕的是,原油需求萎缩加剧。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最新月报中称,由于全球经济放缓抑制需求,2019年市场对于OPEC的原油需求降幅要超过此前预期,同时下调2018年全球石油需求预期。供应过剩而需求不足,市场预计,国际油价还有进一步下跌空间。

意料之外

image.png

2018年5月,美国政府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制裁预期加剧,油价在市场对伊朗原油供应的担忧中震荡走高。

同样在5月,美银美林称,由于委内瑞拉和伊朗的供应风险将影响全球市场,布伦特原油价格明年可能升至每桶100美元,创2014年以来新高。美银美林也因此成为华尔街首家预测油价将重返100美元的投行。此后,Bernstein等投行也跟风看涨油价。

8月,美国重启对伊朗金融、金属、矿产、汽车等一系列非能源领域制裁,市场对于美国制裁伊朗导致油价暴涨预期进一步升温,看多情绪高涨,原油多头伺机行动。10月3日,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双双创下每桶76.90美元和86.74美元的四年新高。

然而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来得并没不如市场预想般“猛烈”。11月5日,美国宣布对伊朗能源、金融、运输等领域的制裁全面重启,但暂时允许八个国家和地区继续进口伊朗石油,这大大削减了市场投资者对原油供需不足的担忧。根据美国法律,豁免期限为180天。数据显示,这八个国家和地区占据了伊朗海运石油出口的四分之三。

受此影响,原油价格迅速跳水。

11月13日,纽约商业交易所WTI原油期货收盘大跌7%,创逾三年最大单日跌幅,连续第12日下跌,创下历史最长连跌纪录,最低跌至每桶54.75美元,创年内新低,距离十月最高点,跌幅近30%。

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期货重挫6.6%,收于每桶65.47美元,较其10月最高每桶86.74美元的价格已下跌超24%。一般而言,资产价格跌幅超20%,即已进入技术性熊市。

从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持仓报告看,近一个多月以来WTI、布伦特原油期货市场的非商业(投机资金)账户空头加仓明显,合计净多头大幅削减。截至11月9日当周,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经理已将其在原油期货合约中的多头头寸降至2017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政策难调

image.png

2016年国际原油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最低跌至每桶不到30美元。为稳定原油市场,沙特带领OPEC联合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执行减产协议,合作效果逐步显现。2017年10月,减产协议使油价提高到每桶60美元,2018年5月油价甚至跨过了每桶80美元关口。然而今年以来联合减产政策摇摆不定。2018年5月,美国重启对伊制裁预期加剧,市场预计每天将削减30万至70万桶甚至更多,供应中断可能会超出预期,再加上委内瑞拉经济崩溃石油产量下降,供应不足一度成为原油市场讨论的焦点。此时减产还未来得及刹车,6月,OPEC成员国减产力度甚至大于预期,油价创下近三年半新高。

此后,在石油消费国的呼吁下,为了弥补伊朗石油供应减少的缺口,OPEC开始讨论增产,部分成员国以及俄罗斯同意恢复部分产量。世界三大石油生产国,美国、俄罗斯和沙特纷纷创下了新的产量纪录。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快,期货原油研究总监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6月沙特等国增产后,全球股市接连暴跌,原油需求预期变差以及伊朗制裁豁免等多重因素下,原油市场一下子从供小于求的紧平衡状态转为当下的供大于求状态。”

如今面对美国增加原油供应,油价持续下跌,据报道,11月11日,OPEC监管委员会在阿布扎比召开会议,讨论2018年12月及2019年可能的减产措施。当天,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表示,作为OPEC最大的产油国和全球最大的原油出口国,沙特打算在12月每日减产50万桶。法利赫指出,油市供应充足,因为美国的豁免政策,市场从过度反应的一端转向另一端。“世界需要负责任的产油国,必须维持市场供应充足,只有在确信有必要的情况下才会减产。”法利赫强调。哈萨克斯坦能源部副部长表示,目前问题的关键是市场需要削减多少产量。

12月6日至7日,OPEC及其盟友还将于维也纳召开开会,决定2019年的产量政策。沙特希望至少为油价设定一个下限,不希望价格直线下降。中信期货研究部能源化工研究员桂晨曦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OPEC年内产量政策变化正体现了政策的连续性。当前OPEC政策的核心就是维持市场供需平衡及稳定,即供应不足时增产,供应过剩时减产。期货首席原油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OPEC成员国均为资源型国家,原油出口是这些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油价过低对政府财政收支平衡有致命的影响。OPEC从成立以来一直通过调节产量来控制油价的变动,因此当原油市场基本面出现供需失衡的情况,OPEC就会调整其产出策略,控制油价。沙特由于拥有大量的闲置产能从而在OPEC国家中占据绝对话语权,而沙特能源部长不止一次提到,国际油价在每桶70美元至80美元之间符合其利益。

产油国博弈

image.png

沙特和俄罗斯作为世界上两大石油出口国,产能相加占全球总量的1/4左右,其在原油市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一直占据主导位置。不过,随着美国页岩油产量不断创新高,美国在原油市场的话语权正在加重。至今年8月,美国原油产量已经成功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但这还不是美国供应的极限,美国还有很多剩余产能没有启动,且这些剩余产能同样拥有低成本、高弹性等特点。IEA在其11月13日公布的年度《世界能源展望》报告中曾预测,美国页岩油持续增长可能会使美国大大超越全球其他主要产油国,到2025年全球石油增量中的大约75%将来自美国。在产出大幅增长的同时,美国能源出口也水涨船高。在今年三季度,美国汽油产品出口达到日均510万桶,为这一领域全球最大出口国。与此同时,美国液化气出口也即将成为全球第一。金融博客发文指出,随着出口能力增加,美国对OPEC原油依赖的下滑很可能导致2014年油市重演,当时在美国页岩油攫取大量市场份额之后,传统产油国各自为政抢占市场份额,导致油价崩溃。美银美林指出,在10年前的2008年,美国在购买外国能源上的支出还高达GDP的3%,而截至上月,美国在能源上已经转为贸易盈余。这也意味着美国不再依赖OPEC等的石油进口来满足国内需求,甚至对国际能源定价也有了更大话语权。

回顾今年的几次油价下跌,都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喊话助推。特朗普多次发布推特批评OPEC的减产措施提高油价,并称“人为”的高油价不会被接受。姚曦认为,近几年来,随着美国页岩油行业的崛起,OPEC对全球原油市场的影响力有所减弱。“美国页岩油凭借其巨大的储量以及对价格反应灵敏等特点正在挑战OPEC的地位,但OPEC目前仍是全球石油市场中最主要的玩家,这是由于全球石油供应仍以常规原油为主,页岩油产量仅占全球原油产量的不到10%,而OPEC产量占到了全球原油产量的三分之一,且OPEC拥有全球最大的剩余产能,可以迅速通过调节产量的方式来影响价格。”也有分析指出,美国一面要求OPEC增产降油价,一面抑制伊朗和俄罗斯原油产能扩张和出口,为美国原油开拓市场。现在原油市场演变为三国博弈,美国,俄罗斯,沙特都在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目前,市场对2019年原油走势存在分歧,减产政策、供应、需求的不确定性共同影响着油价

image.png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不确定明年市场是否供过于求。未来几个月的供应过剩将受到季节性因素的推动,而到2019年年中,市场可能会再次实现平衡,需求甚至可能超过供应。姚曦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进入11月后,全球炼厂将开始复工,预计11月有望增加200万桶/天的需求,12月继续增加100万桶/天的需求,而沙特能源部长在近期也表示将在未来一两个月减产。短期看油价将在未来一两个月大概率上行。

伦敦券商分析师表示:“由于全球供应不断膨胀和需求前景趋缓,原油市场的熊市不会放慢。”隆众资讯原油分析师李彦认为,供应是否过剩要看需求,如果需求强劲,供应将不存在过剩担忧。“目前来看,油价并没有触底,还有下行空间,或跌穿每桶70美元一线。中长线看,原油在每桶65至70美元之间有价格支撑,不具备闪崩条件。”

(编辑:柠檬味)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