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股票>美股>

莫迪为何无法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印度

北京时间16日消息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印度制造”计划(Make in India)无法像最初设想的那样运转下去。这一计划部分旨在缩减对华贸易收支平衡逆差,降低印度对中国进口汽车和设备的依赖。但据“今日印度”(India Today)英文杂志网站发表文章称,在过去3年内,印度对中国的依赖非但没降低, 反倒升高了。从2014年起,印度进口的中国机电产品增加了25%。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达摩达尔达斯·莫迪2014年甫一上任,就立即提出了“印度制造”计划。其主要目标是把印度打造成一个世界工厂,由此确保全国经济稳定增长,摆脱对中国进口商品的依赖。这一目标无论从社会角度,还是从对外政策角度来看,都是重要的。现在印度经济年度增长率为6%。但按照世界银行的数据,印度全国仍像从前一样,有30%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他们每天的生活消费低于1.95美元。预计,迅速发展工业可大幅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

从政治意义上来说,对中国的依赖困扰着印度国家领导层,甚至是普通居民。例如,在中印两国军队洞朗对峙事件期间,印度社交媒体上流传着抵制中国商品的呼吁。但这一活动没能成功开展:没有什么东西可代替中国产品。

莫迪承诺,“印度制造”计划有助于在2025年前把印度GDP提高25%,而且这一增长份额应该依靠生产部门获得。而在莫迪当选的那一年,生产部门在印度GDP中的比重仅为16%。当“印度制造”计划在2014年启动时,印度对华贸易收支平衡逆差为378亿美元。但到了2017年年底,这一数字已经攀升到516亿美元,而且主要是因为进口的中国车辆和技术产品数额增加。印度对华出口额在3年内甚至稍微有所减少,减少了1亿美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说,可能,莫迪总理想借鉴中国经验,要知道,中国拥有大量人口和廉价的劳动力,确保了全国经济长时间的迅猛增长。但中国经验似乎不适合印度当前的条件。

从政治意义上来说,对中国的依赖困扰着印度国家领导层,甚至是普通居民。例如,在中印两国军队洞朗对峙事件期间,印度社交媒体上流传着抵制中国商品的呼吁。但这一活动没能成功开展:没有什么东西可代替中国产品。

陈凤英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首先,印度与中国的产业结构不同。印度的产业结构以农业和服务业为主,其中农业占很大比例,该国服务业过去相对比较发达,但现在和中国相比已经不发达了。而制造业在印度占经济中的比重非常低。其次,印度的对外开放存在问题,该国的对外开放程度很低,尤其不欢迎跨国公司进入,印度对外资的限制比其他任何新兴市场国家都要严格,要在印度进行直接投资是很难的。再次,印度的基础设施比较落后。跨国公司进入某个国家必须要有配套的物流和仓储基础设施,而印度这方面的条件是比较薄弱的。此外,印度的富人基本上在境外,境内的富人主要关注服务业。所以现实问题就是印度产业更加偏重于金融和IT行业,但这些都不是制造业。”

莫迪确信,印度的劳动力价格为平均每小时92美分,而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为平均每小时4美元。他想拿这一点做文章。但按照麦肯锡咨询公司(Mckinsey)不久前的计算,中国工人的劳动生产率要高4倍。这意味着,竞争优势恰恰在中国方面。麦肯锡咨询公司指出,印度工厂装备不佳,生产没有实现自动化,存在产品质量控制问题,而且没有建立起供应链。例如,把货物从印度德里运至孟买,陆运价格居然与经海路把货物从中国广州运至孟买的价格相当,虽然运输距离远了4倍。 印度的基础设施也拉了企业家的后腿。虽然中国和印度电价几乎相同,但中国极少停电。而在印度,停电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因为电力需求远远超过现有发电能力。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认为,印度需要打造基础设施、整顿内部市场秩序,只有这样才能够建立起可靠的生产基础。

他说,“中国之所以能够有效发展工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所形成的比较完整的基础工业体系以及改革开放以来所形成的国内市场。缺乏这两个基础条件,印度实际上很难通过发展国内的工业来代替外国进口的产品。与此同时,在全球市场当中,中国占比越来越高,同时,国际市场的产品也越来越现代化、信息化。各国都需要一个庞大、分工精细复杂的产业体系才能够制造出更具有竞争力的产品,所以中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正在变得越来越富有竞争力。在国际市场产品更加复杂,竞争更加高端化的背景下,印度本国工业很多制度层面的基础工作没有完成,恐怕只能朝着对中国进口依赖程度越来越高的方向走下去。”。

官僚机构庞大和立法模糊也妨碍了生产和商业在印度的正常发展。在世界银行评价各国商业环境的“营商排名”(Ease of doing business)中,印度远远排在中国之后。虽然印度政府在去年夏天开始征收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以此取代几百种地方性税种,但国家财政体系仍然相当混乱。印度的劳动法也不能为当地企业家注入乐观主义情绪。例如,对于雇佣超过100名工作人员的企业,行政手续要复杂得多,因此很少有企业家决定扩大生产。要知道,中国迄今都在主要依靠大批量生产的效率来维持本国商品在价格上的竞争力,而生产花费均摊在大量商品上。

现在大家明白,“印度制造”计划的最初目标已经不可能达到。按照莫迪的设想,到2022年前应该新增1亿个就业岗位。这个数字不是凭空捏造的:印度确实需要1亿个就业岗位来解决社会问题,要知道每个月在劳动市场上都会出现10万个新劳动力。但是,与期望中的相反,在“印度制造”计划实施的前两年,仅创造了64.1万个就业职位。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