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研究报告>行业研究>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善待每一个跟随自己的人

中药原材料的价格这些年涨得厉害,而步长有些药还是24年前的价格。这就是我们的良心。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善待每一个跟随自己的人

本刊研究员/ 严学锋

“我本身是医生,具备仁爱之心,药品是医生的武器,要造好药帮助医生治好病人。”赵涛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作为企业的灵魂人物,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而作为改革开放的实践者和见证者,民营经济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功不可没。在这位创始人董事长的掌舵下,山东步长制药(31.91 +3.07%,诊股)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于健康产业、以中成药发展为主线,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植物药制药公司之一,中国专利中药龙头企业。2018年发布的《2017年的制药工业百强榜》上,前五位中有两家民营企业,步长制药是其中之一。

赵涛曾表示,上市之后企业发展更透明,肩上的责任更大。作为董事长,一直考虑的是企业的基业长青。在接受《董事会》专访时,他强调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得益于民营企业家精神的激活,企业家精神越丰满的人企业做得越好。企业家要转换思想,过去的竞争和未来的竞争是不一样的、竞争优势不一样,如果你转换不了思想,不能再出发、重新定位,你很难在未来的发展中取得优势。”

《董事会》:作为民营企业家,你如何看待民营企业家群体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的作用?

赵涛: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民营企业家起了重要的作用,核心就是改革开放激发了民营企业家的热情、激活了企业家精神,促使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创办企业,形成了庞大的民营企业群体,像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一大批科技型的民营企业出现了。

现在,民营企业拥有的科技专利数量超过了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四十年来安置的就业岗位也超过了国有企业;很多新的产业模式、创新的产品来自于民营企业,背后就是民营企业家精神的激活。

《董事会》:那你怎样理解企业家精神,又是怎么践行的?

赵涛:我觉企业家精神得有几点。

第一,就是对事业有无限的追求,非常有梦想、有创业的激情,用俗话讲就是非常有赚钱的欲望。

第二是要有智慧,要对行业的未来有判断,能够提早判断出方向。

第三点是要有很好的资源整合能力,通过设立好的管理制度、好的企业文化,能够把一群人聚起来朝一个方向去走,能把政府关系、金融资源等要素有效组合起来。

第四个就是德行。你是不是德行好,员工愿不愿意跟你干,你是不是做出了对社会有价值的产业、产品,是不是处理好了消费者、员工、董事会、股东等的利益关系,这就是德行。

企业家精神越丰满的人企业做得越好——每一个行业都有大企业、小企业,大企业的企业家往往更具有企业家精神,包括国有企业。这些把企业做大的国有企业家也很有企业家精神,甚至国有企业家更讲奉献,因为他享有的激励力度更小,不像民营企业家跟企业具有产权的关系,所以国有企业家精神的奉献成分更重。

我觉得我本人是具备企业家精神的。我具有冒险精神,具有对事业无限追求的精神,想把事情做到极致。我善待每一个跟随我的人,我们公司有很多跟随我20年、25年的人,我能够善待大家,大家工作得很开心。我能够平衡各方面的利益,能够调动社会的资源。

我完全是白手起家,是靠1992年到新加坡赚了第一桶金——90万美元,回来创业,不像有些企业是把国企混改。我创业的时候,中国有6000多家同行,现在步长成为中药制药的领军企业,在整个制药领域名列前茅。以我为首的董事会成员具备这些精神,才能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抓住各种机会,形成今天的步长制药。

《董事会》:身为创始人董事长,你在公司主要抓哪些方面?

赵涛:我主要是定方向,就是步长下一步到底做什么、怎么走——我提出了“中国的强生,世界的步长”,要收购哪些企业、要引进什么样的产品。第二是搭班子,就是干一个新的事情,谁和谁配合最合适,这两个人的能力和优势是不是互补、能和谐,是不是能形成一个好的团队。三是定制度。制定一个好的分配制度,把高管和股东的利益有效结合起来。第四,定文化。第五,配置资源,怎么调动集团、社会的资源。我就做这五件事。当然,企业家的作用发挥跟不同的企业状态有关。我最早做企业的时候,盯产品、盯设计盯得很细。

《董事会》:作为药企掌门人,你如何把握其中特殊的社会责任?

赵涛:药品是一个特殊产品,关乎到生命、关乎到健康、关乎到千家万户,责任重大;制药是高监管的行业,比食品的监管要严格得多,程序也很复杂,所以,我们如履薄冰。我本身是医生,具备仁爱之心,药品是医生的武器,要造好药帮助医生治好病人。这些年我们在药品的品质方面一直有奉献精神,比如中药原材料的价格这些年涨得厉害,而步长有些药还是24年前的价格。原材料价格涨了很多倍,我们依然用最好的原材料,而不用虽然也符合国家标准、但价格低的原料。另一方面,虽然每盒药的利润少了,但是疗效好,患者和医生都认可,对我们的品牌形成巨大的提升作用,这就是我们的良心。在制造的过程中,我们用工业4.0的技术,整个流水线都智能化、信息化来管理。把每一个质量都定好、符合国家的标准,如履薄冰的心态去做才能面对这个行业,即使这样,也不能说不会出事。过去我们做得很好、没出事,今后我们依然要坚持这样的心态,不能放松。我经常跟我们负责生产的老总们讲,你们做的是关乎到生命的事情,所以每一个细节要完全按照国家的标准、完全按照GMP的程序去做,精心造好每一粒药。

《董事会》:改革开放再出发之际、面向下一个四十年,你的期待是什么?

赵涛:中国形成一大批的企业家,根本上我们要感谢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感谢中国庞大的消费者群体,如果没有这个基础,企业家就算是神仙也做不到今天。比如,1978年我们的人均GDP 是印度的2/3,但2017年是他们的四倍多,这两个大国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比如我们的政治体制,举国体制发展经济,这个体制能集中精力干大事,再加上我们企业家精神的激活,形成中国辉煌的四十年。

现在中国进入新时期了,成本在增高、过去的成本优势没有了,新旧动能转换,世界形势比过去更复杂,现在各个行业都面临重新定位、重新定战略,这就要求我们企业家转换思想,要科技领先。比如我们步长不光发展中药,还要发展生物药和仿制化学药。企业家要转换思想,过去的竞争和未来的竞争是不一样的、竞争优势不一样,如果你转换不了思想,不能再出发、重新定位,你很难在未来的发展中取得优势。另外,企业家要成为社会和谐的稳定剂,要促进社会和谐,做完善社会制度建设的促进者,不能像有些企业在中国赚了钱,还骂政府、骂社会,这不好。任何政府、社会都有优点缺点,要帮助社会进步、帮助政府提高效率。我们现在还有很多问题,但要有包容和理解的心态。总体看我们国家是好的,从世界来看,我们这批企业家只能在这片国土上发挥自己的才华,在其他地方根本没有机会,应该客观理解、评价、多维比较我们的社会和谐来之不易,我们的政府也不容易。

改革开放四十年,政府的作为对过去的经济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国家既不是完全的市场经济,也不是完全的计划经济,而是混合体,这种状态在过去很成功,要充分肯定过去的成功,比如印度是完全自由化的市场,我们比他成功,这说明我们的计划和市场结合得很完美,但未来考验我们政府和市场结合到什么状态,政府和市场之间要找准平衡点。未来四十年,政府决策、市场都面临很大的挑战,很多红利没有了,从政府到社会都要转换思想来面对未来的四十年。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