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研究报告>行业研究>

降杠杆期盼股市给力——不能任由股市下跌

钮文新

股市不仅是中国经济创新和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动力之源,同时又是降低企业杠杆率,化解金融风险的关键技术手段。所以,对于今天的中国经济而言,股市的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都不过分。

而股市长期熊市,至少是中国金融风险不断聚集的重要因素之一。这其中,2010年之后,中国长期坚持把发展债券市场当作推进资本市场发展的优先选择、主攻方向,从而弱化了对股票市场应有的重视(如下图所示,债券市场规模3年翻一番)。当然,在债券市场相对弱小的时候,着力推一把无可厚非,但长期视之为金融市场发展的战略重点,那就会造成中国金融市场的严重扭曲:即股权资本不断弱化,债券资本过度膨胀——它会严重推高企业杠杆水平。

尤其在金融危机导致中国外需骤减,而经济增长必须依托内需拉动,更需要积极财政政策不断发力的过程中,时时刻刻保持企业、乃至全社会自有资本与债务的均衡扩张,通过股权和债权融资的同步增长保持企业资产负债比例——杠杆率在安全水平,这不仅是防范金融风险的关键举措,同时也是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关键举措。以此衡量单方面扩张债券市场的做法,我们是不是“跑偏”了?

另一个“跑偏”同样发生在金融市场,那就是货币过度膨胀,挤压资本金融不断萎缩。

笔者认为,应该从两个层面把握金融健康发展的基本原则:从整体金融层面,必须坚持“资本金融为主,货币金融为辅”的原则;从资本金融层面,必须坚持“股权资本为主,债务金融为辅”的原则。

毫无疑问,资本金融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货币金融仅仅是企业和金融机构解决短期流动性调剂的工具,货币金融显然应当处于从属地位;同样,股权资本是债权资本得以存在的前提,没有股权资本就无所谓债权资本,没有哪家银行可以把钱借给“零资本企业”。这就是道理,就是金融最基本的规律。

从另一个角度说,企业净资产——股权资本是企业的核心资本,其充足与否,不仅关乎企业财务安全,同时也是其股权资本、债权资本定价的关键依据;对金融机构更是如此,核心资本充足率是一切安全考核指标的第一要素。既然如此,有什么理由不把股票市场置于金融市场的核心地位?笔者认为,金融市场有不同分类,哪个门类更重要,不应该由其规模大小决定,而应该由它的功能决定。

债转股、资产证券化这样一些资本手段,只可能作用于少数企业,而绝大多数企业必须依托更为广泛的股权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的健康向上,才能获得有效的财务平衡,才有可能降低杠杆率,降低融资成本。而这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能任由股市不断下跌。

1 2 下一页

文章来自:

大家都在看

相关推荐